【母乳名门 性感美女们的乳工作】(序 - 啪啪啪,天天啪,啪啪网,啪啪啪视频,天天啪久久热全部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母乳名门 性感美女们的乳工作】(序

【母乳名门 性感美女们的乳工作】(序

日文书名:ミルクセレブ エロカワ美女たちのにゅ~わく字数:121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jpg (293.77 KB)                序章  「好大的屋子……」  我下意识感叹,看着眼前耸立的巨大正门。  里面是一栋只在电影上看过的西洋豪宅,左右则是无边无尽的围墙。  这里位在离市区有段距离的丘陵,有种俯瞰底下的气息。  (听说是有钱人,但也太夸张了……)  我努力读书,一个月前考上外县市、在全国也是前几名的升学高中。但因为离家太远了,不知道该住宿舍还是外面,在叔母的介绍下,借住在学校附近的远亲家。  虽然不认识对方,但一个人住外面会花很多钱,不能造成父母负担,我就答应了。  新学期开始的几天前,我来到借住的亲戚家。  「应该没错吧……」  看看门牌好几次。  父母有先过来打声招呼,听说是很有钱的家庭,但没想到看见这等豪宅。  我家当然是普通家庭。虽然说是远亲,没想到会是这等有钱人。  「该怎么进去啊……」  不能一直站着,应该要进去才对,但门是关着的。  在门前面绕来绕去,看见柱子上有个按钮。因为门太大了,让我忽略掉。  按了门铃,听见女性的声音。  「请问是哪位?」  「那个……我姓远藤……」  「远藤先生吗?我们正在等您。请进。」  听见回答跟开锁的声音,门开始动了。  等我走进去后,门又关上。  从外面看觉得屋子好大,近距离看又吓到了。那是数不清有多少窗户的屋子。  「欢迎……」  走到玄关,一个穿着女仆服的中年女性出来迎接。  女仆服本来是传统上流文化的象徵,是仆人的工作服,但现在都是年轻女生在穿。但日本竟然有雇用女仆的家庭,让我吓到了。  「请进。夫人在等你。」  「我知道了……」  我进去屋子里面,看见很不得了的东西。  玄关很宽广,天花板挂了吊灯,正面则是两列楼梯。地面还铺了高级地毯,周围则是昂贵的壶跟绘画。  (真、真的要住在这里?)  我跟在女仆后面。我这种平凡人可以住在这里吗?感到不安。  跟在女仆后面走上二楼,走过长长走廊,停在某个房间前面。  女仆敲敲门。  「夫人,我带远藤先生过来了。」  室内传来『请进』的回应,女仆开门。  似乎要我进去里面。  我挺直背脊,走进去。  这里似乎是会客室,豪华沙发、桌子。我战战兢兢进去,一名女性笑着走过来。  「远藤正也吗?……等你很久了。」  女性走过来。  一看就知道是这间豪宅的屋主。脸上浮现温柔笑容,有种高高在上的气质。  长至腰际的美丽金发,鬓发尾端带着螺旋。鼻樑挺直,五官工整,简直就是海外的模特儿。  最吸引目光的,就是那对大奶子。把洋装胸口塞得满满,每走一步就跟着摇晃。  听说她的丈夫好几年前就过世了,有一个跟我同年纪的女儿。但外表却是很年轻,是个让身上首饰跟戒指都黯然失色的大美人。  「是、是的……请多多指教。」  我原本看胸部看到出神了,连忙低头。  「初次见面。我是真宫家的当家,真宫香澄。呵呵、没想到那个人的亲戚,竟然是这么可爱的男生……」  香澄一点也不介意,自我介绍后挂着微笑。  她应该对我有好感吧,蛮高兴的。  「请坐。」  「是的……失礼了……」  我坐在沙发上。  香澄也捏起裙摆,用优雅姿势坐在我的正面。双脚稍微往斜倾,身上散发着母性气息,却露出丰满乳沟,是很性感的女性。  我感到心跳加速,香澄则是吩咐女仆准备咖啡。  「不用那么紧张喔。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  「谢谢……那个……我真的可以住在这里?」  「当然喔。」  屋子太过豪华了,让人不安,但女屋主直接点头。  我真的可以住在这里。虽然跟预料中不同,但可以安心了。  可以住在这么大的屋子,跟这种大美人同居,简直像是在作梦。  「因为你是住在这里工作啊。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都可以问喔。」  「住在这里工作?」  我呆呆看着美丽女屋主时,以为听错了,下意识回问。  但香澄说出意料之外的话。  「是喔。因为你是来担任我们的佣人吧?」  美女感到讶异歪着头。  似乎不是开玩笑的。  (佣人?)  新生活一下子就偏掉了。  我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见敲门声。  「那个人来了吗?」  「安娜……要好好打招呼喔。」  「我、我知道,不要拉我啊,彩花姐姐真是的……」  在女屋主回应之前,三个女人就走了进来。  「刚好,跟你介绍我的家人。这是妹妹紫。是真宫家相关企业的社长。」  「我是真宫紫,多多指教。」  穿着黑色洋装,踏着悠然脚步走过来的美女,用冷冷表情自我介绍。  「是、是的……请多多指教。」  我呆呆看着女社长。  (好漂亮……胸部超大……)  身高就女性而言算高的,手腕戴着袖套,脚也很长,看起来二十几岁吧。很有女人味,把茶色长发盘在脑后,彷彿玻璃艺术品那般的美貌,让人有些畏惧。  最吸引我视线的,是那对丰满乳房。比香澄小,但大胆露出肩膀跟背部的礼服,胸口也大方敞开,爆乳晃到随时都会跳出来的样子。  而且腰部超细,下半身曲线是葫芦型的。裙子开岔到腰部,可以看见美腿,让人遐想屁股会是什么样的美景。  有着远远超出日本人的成熟魅力,跟姐姐香澄不同类型的性感肢体。  「这边是么妹彩花。今年开始读大学。」  「初次见面,我是真宫彩花。可以称呼你正也君吗?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尽管问我。」  下一个介绍的,是黑长直的大和抚子美少女。  脸上挂着从容笑容的美少女,气质清纯优雅,感觉跟普通人完全不同。而且可能是因为遗传的缘故,胸部一样很大,可以清楚看见高级洋装浮现两颗很美味的肉球曲线。  身体在姊妹之中是最瘦的,这反而让胸部看起来更大。  「请、请多多指教……」  在我看到忘了低头的时候,香澄视线转向另一位矮了一颗头的少女。  「这是女儿安娜。安娜,问候要做好喔。」  「哼~你就是新的佣人?我认为男性佣人没什么必要呢。」  「安娜真是的……不能说这么失礼的话。」  名为安娜的少女,用骄傲眼神瞪了我一眼后,双手交叉像是捧起那对相较之下比较小的胸部,把头转开。  肤色白皙鹅蛋脸,鼻樑挺直,美丽眉毛跟自信满满,有如宝石那般的眼珠,透露出强硬个性。  言行举止给人高傲印象的现代美少女,加上左右两边的红色双美玮,很像是现在流行的傲娇系偶像。  而且因为其他美女们的爆乳太大了,造成落差,但仔细看看之后,安娜胸部还是隆起得比一般人更高。跟母亲完全不同类型,可爱又身材玲珑的大小姐,简直就是高岭之花。  「对不起喔。安娜从小就没了父亲,不知道该怎么跟男生相处……请你多多包容。」  「妈妈!不要乱说话啦!」  香澄手撑着脸颊,为难叹气,安娜脸红大喊。感情丰富的美少女,看起来反而像是比我小的女孩子。  「对啊,安娜。从今天开始他就要在这里工作了,不能排挤他喔。」  坐在沙发上的真宫家女性,都是美人胚子。  之后就要跟这些大美女一起生活了,自然感到期待时,想起紫说过的话。刚刚也听过,问题在於大家都把我当成佣人。  「那个……我应该是能够住在这里没错吧?佣人又是怎么回事?」  「唉呀呀……是吗?真奇怪呢,我是听由美子说过,有个男生亲戚想在这一带找住的地方……」  香澄讶异歪着头。有些孩子气的举动,却不会突兀,因为她比较年长,这么想很失礼,但看起来很可爱。  可是现在不是欣赏的时候。真宫家的女性们也用错愕表情看着彼此。  「呐……你是说真的?你没听说当佣人的这件事?」  「是、是的……我没听说。我是考上了龙阳馆学园,但因为离家太远,想在附近找能住的地方没错……」  紫这种大美女突然喊了我的名字,让我心跳加速,但我还是把事情说清楚,淑女现在像是想通了,拍拍手。  「竟然能通过龙阳馆的一般入学考,你真聪明呢。安娜今年也要升上龙阳馆的高中部,要好好相处喔。」  「是的……」  听到我跟女儿读同一所学校后,香澄声音很高兴。  因为我是从外县市入学,还不认识班上的其他人。在入学前就有能认识的人,值得高兴,但还有其他问题。  「那、那个……所以说我并不是佣人……」  「这样的话,麻烦了……是不是哪里没说清楚呢……」  我说完,贵妇像是想起什么,拍了手。  然后开始跟妹妹及女儿们说明事情经过,以及我来这里的原因。  「首先从姊姊跟正也的事情开始……」  我为了就读外县市的龙阳馆学园,在找能住的地方。  香澄从亲戚口中听到这件事,但漏听了我要上学的部分,提议说希望能有一个男人住进家里,帮忙工作。  可是,这名亲戚听说可以借住后,以为工作就是帮忙做家事之类的,传话出现一些扭曲后,告诉了我老妈。  根本就是传话游戏的失败模式吧。  「正也搬过去真的没问题吗?」  「我们很欢迎啊。如果正也君跟伯母也愿意就可以。」  「那就拜託了。」  而且我父母跟香澄打招呼时,也是简单问候而已──  可以搬过去借住吗?  在我家当佣人喔。  彼此都认为对方当然知道,结果就是都误会了。  「香澄姊姊又误会了吗?该怎么说,果然很像姊姊呢……」  「彩花好过分……因为,由美子说有个亲戚在找住的地方,我就想说让这个人住进来工作了……」  黑发少女苦笑。  香澄有些天然呆,应该说很有个性吗?总觉得渐渐明白了。  「姊姊误会了,这个男生又该怎么办?让他回去好像有点过分?」  一直托着双手听话的紫,让大腿交叠一起后开口了。瞬间似乎能看见裙子里面的颜色。  (差一点就看见了……靠,我在干嘛啊。)  我连忙摇头驱散烦恼,安娜则是瞪了我一眼。  「但他不是佣人对吧?那就应该让他回去啊。而且安娜本来就不想跟男生一起住了!」  对真宫家来说,确实是把我当成佣人才点头的。既然我不是佣人,就没有住进去的必要。  大小姐的意思我清楚,但我也没办法乖乖离开。不久就要开学了,现在怎么可能找得到住处。  「那个……因为我还要上学,每天工作不太可能,但我会尽可能帮忙,拜託让我住下来……」  我拼命低头拜託,人妻露出要我不必担心的笑容,说下去。  「不必这么说喔。因为是我误会了,你不必工作也可以住进来。而且你虽然是远亲,但一样是亲戚,请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吧。」  香澄没有怪我,露出要我安心的温柔笑容,答应借住了。  「民法上不算亲戚,但也不是陌生人,这不是很好吗?毕竟还有空房间。」  「我也赞成。呵呵,之后请把我当成姊姊喔。」  知性美女跟温柔大姐姐,也表示欢迎。  只有安娜不满嘟着脸颊。  「为什么啊!安娜从一开始就反对男性佣人了!」  突然就要跟同年的异性同居,很难接受吧。  我可以体会,但被赶出去就麻烦了。  「安娜、拜託!我什么都愿意做!」  我直接对安娜下跪了。  安娜惊讶睁大眼睛,连忙左右摆手。  「……等、等等!不要这样啦!这好像在说是安娜的错……」  「不是吗?安娜虽然不愿意,但我们都很欢迎喔。」  女社长表情不变,冷静告诉姪女。  「才、才不是……我知道了啦!随你们高兴……不过,安娜不会有好脸色的!」  安娜不甘不愿,但也答应了。  「安娜又在闹彆扭……不行喔,要好好相处……」  听到母亲提醒,大小姐一脸不爽,把头转开。  但总之不会被赶出去,可以放心了。  「呵呵,安娜在害羞呢。」  「太过骄傲的话,不会受男生喜欢喔。」  紫跟彩花挖苦还在嘟着脸颊的安娜。  「多、多事!这么说来,紫叔母明明都到了适婚年龄,却没有男朋友的风声……啊!」  说溜嘴了。  安娜肯定是不想认输,才不自觉说出口吧。  但她立刻发现不妙,双手遮住嘴巴。  「呵呵、没关系啊……我要忙着工作,不需要男朋友……不过,虽然我是叔母,但也不能当作没听到那些话喔?」  紫虽然看起来表情没有变化,但太阳穴都在抽搐了。  「这、这个……安娜还有事,先回房间去了!」  刚刚还气呼呼的大小姐,一下子就溜走了。  看着离去的背影,美女叹气。  「安娜真是的……说几次都不会改……」  「呵呵,是紫姊姊先挖苦安娜的喔。」  彩花乐在其中笑着,吐槽姊姊。看起来感情似乎很好。  「吓到你对不起了,往后多多指教喔。」  香澄露出让人心痒痒的微笑。  我的新生活,很快开始了。             第一章、工作是挤母乳  「没有东西忘了带……」  开学后过了几天,晚上。我在房间里进行隔天的准备。  我要离家,住在外面上学。很辛苦,也做好觉悟,但实际上住在外面的生活,却是截然相反的愉快。  早上不会有闹钟叫,而是美丽女仆来叫我起床。用餐也有专属厨师,准备营养均衡的敖华料理,打扫跟洗衣也有女仆负责,根本不需要做家事。  不过,在这间屋子工作的只有女仆,没有男性佣人。就连上下学开车接送的司机,也是女性。  会不会是大小姐讨厌男生的关系?所以才要雇用我。看起来不像是人手不足,不清楚理由,但生活算是很自由。  自由时间太多了,才刚开学也没啥要忙的,所以只要跟这些美女们一起生活就好了。  (这样好吗?……我本来是被当成佣人,才能住进来的……)  我当然没有不满,但也觉得很心虚。  想说至少帮忙做点家事,跟香澄说了,『不用担心,来跟我聊聊天吧』,就跟平常一样跟女主人喝茶聊天而已。  紫跟彩花也没说什么,唯一不满的人只有安娜。虽然没有刻意躲我,但也不想跟我说话。  「这也没办法……」  我跟她同班,希望能够跟这位同学打好关系。总之明天想办法说几句话吧。  (对了,睡前得先去厕所……)  已经过了熄灯时间,走廊是黑暗一片。  我还没习惯这间屋子,有些不安,总之靠着记忆走去厕所。房子太大就是有这点坏处。  (奇怪,门开着……)  总算找到厕所,但看见某个房间的门没关。  「……嗯、哈啊……嗯嗯……」  而且传出些许声音。  压低声音偷偷往里面看,超出想像的一幕。  (靠!?香、香澄……)  里面陈列了朴素家具。躺在中央床上的金发美女,刚好背对我。  看来我弄错房间了,但幸好没被发现。  「啊、咕嗯……啊、哈嗯……」  应该默默离去才对,但淑女的声音不太对劲,听起来有些难受。  身体不舒服吗?不能放着不管。  (怎么回事?)  张大眼睛偷看,换上睡衣的香澄喘着气,手偷偷动来动去。从背后看不清楚。  打算往里面偷看时。                叽──  「……是、是谁!?」  手摸到门发出声音。美女惊讶起身。  看见呆呆站在门口的我。  「咦?……为什么……」  「那个……误、误会了……我听见香澄的声音好像不太舒服,才想看看……」  我连忙解释,视线突然被她的胸部吸过去。  因为香澄没有穿胸罩,大胆裸露的睡衣胸口,性感爆乳弹了出来。  「……呀!不、不要看!」  「啊……对、对不起!」  注意到我的视线,淑女连忙遮住胸部。  不管是什么理由,总之我偷窥了女主人的房间。  死定了,很后悔。  「你所说的我知道了。」  淑女把睡衣的胸口拉好,没有责备,而是要我进去房间坐在沙发上,询问事情经过。  我说完后,香澄像是在思考,静静闭上眼。  「真的很抱歉!我是担心香澄有没有事……我真的没有说谎、很抱歉……」  我努力低头。这样下去只会被赶走。  想像到最坏的状况,我低下头,香澄则是温柔微笑。  「把头抬起来。没有关门是我的疏忽……而且还哼出怪怪的声音……被看见不成熟的一面了……」  「怎么会!香澄很漂亮……不、不对,我应该敲门的……以后我会注意……」  「呵呵……是的,彼此都要注意……」  被我偷窥、还看见裸胸,淑女却说得像是她自己的错。有钱人通常给人自大印象,但这位美女却是真正的女神。  总算不会被赶出去,放下心来,突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刚刚那样……没事吗?身体不舒服吗?」  「这个……该怎么说……」  随口询问,原本挂着微笑的香澄,却是突然脸红低头。  我该不会踩到地雷了吧?但淑女却似乎做好觉悟了,冷静说道。  「也对,既然都被看到,往后也要住在同一个屋簷下……比起隐瞒,把事情说开应该比较好。」  平常都很落落大方的香澄,出现严肃表情,气氛不太对,我也感到紧张。  美女慢慢说出关於真宫家的秘密。  「我们一族代代的女性血脉,以及女性的活跃,才让真宫家有直到今日的繁荣。真宫家的女性从很久以前,有着就算并未怀孕,也会分泌出母乳的体质。」  她说真宫家的女性年龄一到,就会自然分泌出母乳的样子。不只是生过孩子的香澄,紫、彩花、安娜,一族女性从小就是母乳体质了。  (从那对胸部……流出母乳……)  听完,视线自然移向美女的丰满胸部。那对胸部跟乳牛差不多,看起来就是能挤出许多母乳的样子。但其他女性──特别是安娜,怎样都不像有母乳体质的身体啊?  「放着不管的话,胸部会涨得越来越难受。所以我们会让一族的男性帮忙挤母乳,但最近一直都是由女性自己动手挤奶。或许应该改变说法,真宫家是男性在背后扶持女性才对。」  所以香澄不是身体出状况,而是胸部感到难受,自己挤母乳吧。  本来挤奶应该由一族的年轻男性负责,但真宫家从好几代之前开始,就生不出男性,只好自己挤奶了。  最后一名男性、香澄的丈夫死去了──安娜的父亲,换句话说是入赘的,也没有挤过香澄以外的母乳。  「这、这样啊……」  过於惊人的秘密,让我有些混乱,但感觉不像在说谎,而且也没有理由骗我吧。  「我知道了……我不会告诉其他人……」  「好的,这么做会让我很高兴……那个……」  就算知道这件事,说出去也没人相信吧。放在心中就好。  可是,香澄却是用水汪汪的眼珠看我。  「那个……这虽然不能算是分享祕密的代价……」  说完之后,香澄像是在烦恼要不要继续说,看了我几眼后,才眼神飘高。  「很突然……但能不能帮忙挤我的母乳?原本请你过来当佣人,就是想要你负责这个工作……」  「啥……!?不、不是说非一族的男人就不行吗?」  意料之外的请求,让我很惊讶。但香澄说得很乾脆,继续说明。  「是没错,但一直没有负责挤奶的男生,让妹妹们很困扰……而且我的丈夫也过世了,没有能帮忙挤奶的人……而且,你算是我们一族的人吧。」  我不算是真宫家的直系血亲,但也是亲戚。所以扩大解释的话,才想让我负责一直空缺的挤奶人工作。  「而且,这份工作不是任何一族的人都行喔。只有当家判断合格的人才行。因为我们的胸部涨得很难受,如果不是能够温柔挤出女性母乳的人,可不行喔。」  不是只为了满足肉欲挤奶,必须是能顾虑一族女性心情的人。当家要负责找出这种人──就是香澄得负责找出来。  「原本跟你父母见面的时候,就依稀感觉得到了,实际一起生活之后,知道你是很温柔的人。所以想拜託你帮忙挤母乳,但祕密却先被你发现了……」  一直挂着从容笑脸的香澄,凑出身子,握住我的手,眼神温柔看着。  「这或许是某种契机……可以拜託你帮忙挤母乳吗?」  「呃……不过,挤母乳……就是那回事吧?真的可以?」  就算是一直守护的秘密,但要我这个外人帮忙挤母乳,不会抗拒吗?想到这个当然的问题。  「当然,我刚才也说过,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我将你特别认可为一族之人,只有你适合了……」  「可是……」  被这么漂亮的女性拜託挤母乳,实在是太爽了,但内容却让我很难直接点头。  「呵呵、不过你很喜欢胸部吧?从刚刚就一直盯着看……考虑得如何?不想挤我的母乳吗……?」  美女贴得更紧,看见从睡衣胸口露出来的乳沟,让我心跳加速。  我算是借住在这里,香澄都不断拜託了,拒绝也不太好。而且我真的很想摸那对胸部。  「我、我知道了……如果我可以的话……」  「谢谢。那就立刻……」  这么说后,美女高兴微笑,这个笑容让我看了也觉得幸福,看来我接下很不得了的工作。  「那么,过来这边……」  香澄从沙发上起身,拉着我的手,走向一个人睡嫌太大的床。  她靠向用来代替枕头的床头板。  (香澄……看起来好性感……)  灯光照出穿着睡衣的美女。简直就跟艺术品一样漂亮,让我心跳加速。  我下意识盯着看香澄的身体。承受我的视线,美女呵呵笑着,双手捧起乳房给我看。  「呵呵……好看吗?胸部很大对吧……我很有自信喔……」  这对乳房连写真女星都比不上,腰部反而很细,屁股却又是丰满型的。  看不出来是生过女儿的妈,年轻美丽。而且有着成熟女人色气的身体,肉感曲线看起来很性感。  「好漂亮……从没看过这么大又漂亮的胸部……」  「唉呀,你真会说话呢……就算是客套话也让人很开心……」  我很认真说,香澄却是笑笑带过。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的,但那对挂着完熟果实的成熟女体,看上去魅力无穷。想到接着就要从那对胸部挤出母乳,就让我期待不已。  「这不是客套话……香澄真的很漂亮……」  「呵呵、谢谢。这么称讚让我很高兴……然后、可以尽管摸喔……」  被我面对面称讚,还死盯着看,还是会觉得害羞吧,香澄脸红,原本遮住胸部的双手慢慢放下,解开睡衣的带子。  把黑色蝴蝶结拉开,睡衣左右分开,露出雪白肌肤。  「喔喔……」  让我讚叹不已,死盯着看。隔着睡衣看起来很性感了,裸体的美感又更上一层。  「不要一直顾着看,过来这边……」  美女用性感动作招手,我立刻爬过去。很想立刻扑上去,香澄却是故意挑逗,慢慢拉开睡衣的胸口。  花了一些时间后,巨大的白色布丁才跑出来,前端有些大颗的乳晕跟乳头也看见了。  (香、香澄的胸部……欧拜……)  我在心里欢呼。不是图片跟A片,而是看见真正的奶子。光是这样就让我心跳加速,原本有所顾虑的想法一口气消失,死死盯着胸口看。  因为是有钱人的关系,经常保眼吧,香澄胸部的肌肤跟弹性都是一流。都已经长这么大颗了,但就算躺下让胸部左右摊开,却依旧保持完美胸型。  「真是……一直顾着看……就这么喜欢我的胸部吗?」  「……是、是的!」  「呵呵、很诚实……这么诚实反而会让我害羞呢……」  从未看过的高级胸部,让我感动到不停点头,美女用手背遮掩嘴角,优雅微笑。  每个动作都很优雅,不愧是名门贵妇。  「那么,开始吧……胸部已经涨得快受不了……来挤我的母乳吧……」  香澄捧起爆乳让我看得更清楚,像是要强调出乳沟,让胸部往中间靠紧。  我就像是忠犬一样伸出手,但我当然是第一次看到、也是第一次摸到真正的奶子,怎么可能知道挤奶的方法。  「那个……很抱歉,我该怎么做……」  「唉呀,我也真是的……不用担心,我会仔细教你的……照我说的做喔……」  香澄露出像是对待亲生儿子那般的温柔笑容,抓着我的手往胸部放上去。当然变成我骑在香澄身上的姿势。  「首先,要温柔抚摸……像这样……」  「这、这样吗……?」  我听话照做,战战兢兢摸向那对超有魄力的爆乳。  软──!  「啊啊嗯!」  光是指尖轻轻碰到,就让淑女身体抖了一下。  「对、对不起!我太用力了?」  淑女从未出现过的甜美声音,让我吓到缩手。  「不、不会、没事的……吓到你很抱歉……因为胸部很涨,让身体变得很敏感,就像刚刚那样,麻烦你再温柔摸一次……」  「是……我摸了……」  听说巨乳的敏感度通常都不太好,但香澄似乎不太一样。双手再次摸了大胸部,香澄性感喘气。  「啊嗯、对……女性胸部是很纤细的呢……男生应该要温柔一点……」  摸到瞬间,传来让手掌快要融化的柔软触感,跟图片和A片都不一样,摸到真正的奶子,让我很感动。  (胸部……真正的胸部……)  第一次摸到女性乳房,比我想像中还要柔软许多,而且暖呼呼的,摸起来超棒。  「接着,继续温柔抚摸……」  「是、是的……」  我不知道力道,紧张颤抖的指尖稍微使力,十根手指就被乳肉吞进去了。  (靠北……有够软的……)  我连忙缩手,乳房立刻恢复美丽胸型。光是轻轻揉捏,就让指尖埋进去的柔软度,到底是怎么维持胸型的?不可思议。  「呵呵、不必慌张喔……胸部不会跑掉的……习惯之后,这次试着揉整个胸部……像这样……」  淑女抓着我的手,用画圆动作抚摸。我也跟着使力揉奶。因为香澄的胸部很大,就算我尽量张开双手也抓不住。而且这么重的爆乳,只要轻轻抚摸,手指就陷进去了,不必用力抓也行吧。  可是这些想法,面对美女的胸部触感,都是琐碎小事。所以跟美女的动作不一样,我自顾自揉着性感乳房。  「啊嗯、嗯……对喔、就照这个样子……啊啊嗯、很舒服呢……感受到胸部的肿胀了吗?感受到的话,就慢慢加大力气……」  我照着做,抚摸整颗胸部后,指尖慢慢使力。  「这、这样……?」  「对、就是这样喔……啊、啊嗯……好舒服、胸部感觉好涨……」  慢慢揉捏确认胸部触感后,加强握力抓住,香澄的水嫩嘴唇哼出性感声音。听着这个声音,藉此来调整双手力道。  光是看到这么有魄力的乳房,就很爽了,而且还看到美女的生理反应,让我更兴奋。  「嗯、母乳很快就流出来了喔……」  我太紧张了,动作生硬。这种笨拙爱抚也能让香澄有感觉,值得高兴,让我都忘了工作是要挤奶出来,只顾着揉胸部。  「真的吗?就、就照这样揉可以吗?」  「对的、拜託了……不过你学得很快呢……真可靠……」  美女脸红,浮现陶醉表情。明明是个名门贵妇,却不让人讨厌,是个教育良好的淑女。  被这种美女用挑逗的眼神看着,让我理性消失。心跳加速,脑袋只装着香澄的乳房了。  「呃……这是因为香澄教得很好……」  「唉呀、真让我高兴……就照这样继续喔……」  名门贵妇身体让我乱玩。我虽然知道,手里摸到胸部的柔软跟体温,以及耳边的性感喘息,让我更兴奋了。  「啊啊、很舒服……一开始还想说该怎么办才好……果然拜託你是对的……」  而且香澄还温柔微笑,手肘绕过我的脖子抱住。当然变成面对面的姿势,有种进入错乱关系的感觉。  「谢谢……」  「呵呵、我也想要一个像你这么可爱的儿子呢……」  听见这句话,让我有些失望,想让这么美丽的女人把我当成男人,还是太勉强了。不过光是知道香澄对我有好感就很够了。  也因为这样,我才能揉她的奶子。  「啊、哈啊啊……很舒服、胸部感觉很涨了……接下来麻烦你吸我的胸部……」  这么说后,淑女搂着我的头,往丰满乳房压过去。  「……咕!可、可以吗?」  「当然可以喔……不要只有揉,直接用嘴巴吸的话,母乳比较容易出来喔……」  「这样啊……我、我知道了……」  我听话照做,双手从下方捧起乳房揉着,然后吸了粉红色的乳头。跟软到快溶化的柔软乳肉不同,前端尖尖有着颗粒感。  「哈啊!对、对喔、吸用力一些……乳头变硬了对吧?像是用舌头转动乳头那样,用嘴唇吸……」  我舔了膨胀起来的乳晕跟乳头后,香澄摇晃很有肉感的身体,开始呻吟。然后用力抱住我的头。  「是的……嗯啾……」  光是摸到奶子就让人感动了,没想到还能舔乳头。用五官享受美女乳房,让我很兴奋,吸个不停。  接着大把抓住爆乳,彷彿要把累积起来的母乳挤出来那样,用力揉捏。  「啊啊嗯!真可爱呢……好像个婴儿,这么用力吸……」  不是被当成小孩,而是看成婴儿了,但是被香澄抱着吸奶,感觉真的很像被母亲喂奶。有些丢脸,但是在乳房的魅力之下都是小事。  越来越兴奋了,舔着硬硬的乳头,把口水抹上去,揉捏重量满分的肉球。  「啊嗯、哈啊啊……很、很好……母乳快出来了……」  把单手盖不住的乳房往中间推挤,交互吸吮两边前端,美女不停呻吟,扭动腰部。没有吸到的另一边乳头,我用指尖扭转加以刺激,这让香澄的声音跟反应都更明显了。  「对、对喔……学得很快……嗯嗯!」  乳房肌肤流出汗水,嘴里有酸酸鹹鹹的味道。湿润肌肤贴住手掌,揉起来更爽了。  「啾噜……」  感觉美女也兴奋起来了,我继续捏乳房,用力吸吮粉红色的突起。被我又吸又舔,淑女忍不住扭动身体,往后仰。  「啊啊嗯!啊嗯、出来了……母乳出来了……」  优雅美女大声喊出来的瞬间──  咻!咻噜噜、咻!噗沙~~~!  「咕噜……噗哈!」  出现跟汗水鹹味不同的甜味后,我连忙放开,香澄乳房咻咻喷出白色母乳。  「靠……真的有母乳……」  虽然不是怀疑香澄说的话,但没有怀孕就分泌出母乳的体质,还是让人很难相信。但更让人惊讶的,是香澄的丰满乳房,母乳像是喷泉一样洒出来。  「继、继续吸……还会流很多出来、麻烦把我的母乳全部吸光……」  就算我没有揉,乳房也在滴着母乳,揉个几下,母乳就喷出一堆。跟香澄说的一样,这对爆乳装满了母乳。  (香澄的母乳……好、好想喝……)  眼前这对跟着呼吸,上下起伏晃个不停的性感胸部。肌肤染上一层樱红,渗出汗水,粉红色乳头不停流出母乳。  这对奶子可以让我随便揉随便吸。而且大美人的要求,怎么能拒绝呢?  「当、当然……」  我立刻吸了美女的爆乳。  「呀!真是的……呵呵、谢谢……我因为母乳的量很多,每次都很困扰……如果喝不下的话,不必勉强一定要喝光喔……」「  突然被我吸胸部,香澄惊讶尖叫,但立刻放松下来,瞇起眼睛抱我。  (香澄的母乳……太好喝了……)  再次吸吮这对等於母乳水球的胸部,交互吸吮两颗根本握不住的暴力乳房。  香澄的母乳,不管怎么喝都会继续流出来,味道很浓很甜,完全不会腻,多少都喝得下。  「啊嗯、看你喝的表情,似乎觉得很美味呢……」  我专心喝母乳,淑女浮现陶醉表情,摸摸我的头。  「……很好喝……」  「真的?听说有人很怕母乳,但你能喜欢就好了……」  看我大口吸乳房的样子,人妻满足点头。  突然被拜託挤奶时,还想说怎么回事,但算是达成任务了吧。而且香澄这种大美女的胸部,让我又揉又吸,说是工作,应该看成奖赏才对吧。  (真的流好多出来……)  光是用手揉就有一堆母乳的爆乳,过了一阵子后,母乳才停了下来,我放开乳头。  做个确认,再次捏了左右乳房,母乳应该通通都被我喝光了。  「啊啊、胸部觉得好轻松……谢谢了……」  香澄用毛巾擦拭被口水和母乳弄湿的胸部后,露出微笑。虽然我是边喝边享受,但能够让香澄变得轻松,还是值得高兴。  「这样可以吗?」  「很舒服喔。很简单对吧?方便的话,之后也想拜託你帮我吸奶,可以吗……?」  美女睡衣都乱掉了,说还要我帮忙挤母乳,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为什么会有母乳?很不可思议,但能够挤出来就好。  「我知道了。」  「太好了。除了你就没有其他人能拜託呢。」  听到我答应后,香澄高兴拍手。爆乳也跟着晃动。  想到刚刚我还在吸这对胸部,就自然浮现奸笑。而且之后还能继续享受这对暴力等级的胸部,妄想也跟着加速。  「还有,虽然是个不情之请……」  我拼命维持表情,淑女像是想到什么,手撑着脸颊开始说。以人妻的年龄来说,这种姿势看起来会很伤眼,但香澄来做就很可爱。  「既然你答应帮忙挤奶的话……不是只有我,妹妺们跟女儿的母乳,也想拜託你帮忙挤了。」  「啥?所有人的母乳?」  听到意料之外的要求,我睁大眼睛。仔细想想,既然是真宫家的规矩,挤母乳的对象当然是一族所有女性。  可是,跟主动拜託我挤奶的香澄不同,紫、彩花、安娜应该会抗拒吧。而且她们可能有男朋友了。而且安娜对我的态度不太好,原因会不会就是出在这个上头?  「对喔。因为你还要上学,一天只要挤一个人的母奶就够了。」  看到我说不出话,淑女接着提醒,似乎是要我放心,但跟我担心的点好像不太一样。  「不……不是那样,大家要让我挤母乳,不会抗拒吗?」  「唉呀,这件事不必担心喔。我之前也说过,原本就是为了拜託你挤母乳,才请你住进来的吧?妹妹们都答应了。」  人妻毫无阴霾笑着,但我还是很难接受。  (就算是一族的规矩,但大家真的这么期望吗……?)  似乎发现到我的担忧,美女笑着,温柔抱住我。脸埋在温暖柔软的奶子里面,我只有视线往上看,香澄挂着像是照顾亲生儿子的眼神。  「呵呵、不必担心。如果她们说不要的话,我就能独佔你了喔……当然我也很欢迎这个结果。」  这么说后,香澄摸摸我的头。  不知道香澄本人有没有自觉,但这种温柔太有吸引力了。  虽然被卷入名门一族的奇妙规矩之中,但感觉挺爽的。  工作是挤母乳──  这份工作让我很有斗志。        2.jpg (244.95 KB)        3.jpg (199.32 KB)        4.jpg (197.56 KB)[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