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荒唐兄弟换妻舒服的想不到

荒唐兄弟换妻舒服的想不到

1999年12月2日这天,湖北省利川市兴隆乡村民薛富财的家里宾朋满坐,乡邻好友都来为他庆祝六十大寿生日。席间,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了几十年前穿不上衣、吃不上饭的贫苦生活,大家都放开了肚量去喝酒。薛富财的二弟,如今已50多岁的薛贵财,喝了两瓶玉米酒进肚后,竟把35年前在全村闹得沸沸扬扬的一段家丑说了出来。
  遇灾年 捡个媳妇
  湖北的兴隆乡位于鄂西北的大山深处,早先这里属于由四川奉节县管辖。解放初期,这里还是大片的森林,白日不见阳光,黑夜不见月色。进行人民公社化时,这里进行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炼钢热潮,山上几人合抱的大树全被砍来炼了钢铁。薛富财一家就住在这座大山的一座叫庙子梁山的山腰里,周围还住了20多户人家。
  薛家在这山腰里算得上是一个大家庭,薛富财下面还有一个妹妹三个弟弟。
  60年代初,碰到连续乾旱,全国大部分地区受到了灾害,鄂西北和四川东部灾情更为严重,许多人因为没有饭吃不得不外出乞讨。大灾之年,薛富财一家也只能勉强喝些稀粥。
  1963年初春的一天,薛家来了母女俩找他们讨饭,薛富财的父亲见那母女俩很是可怜,便留她们住了下来。询问中得知母女俩是川东逃荒过去的,那女的夫家姓陈,因为灾荒走散了,就带上女儿菊花一路寻找丈夫,一路要饭来到了这个山村里。
  已17岁的菊花长得亭亭玉立,眉清目秀。由于连日来的奔波,加上缺衣少吃,身子才显得有些单薄和瘦弱。薛富财的母亲见菊花生得十分可爱,跟随她母亲一路乞讨很不方便,大儿富财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还没有寻上一门亲事,便把自己的想法告知菊花母亲。
  菊花母亲见薛家是个善良人家,家境虽算不上富裕,大灾之年还能吃得上稀粥,也还算是过得去。再看看薛富财,虽说都有二十好几的人了,却长得又矮又黑,他憨厚老实,比又白净又粗壮的老二薛富贵矮了一个头。菊花娘想到自己寻找丈夫前途未卜,带着女儿一路要饭也不方便,想把菊花许配给老二贵财,薛家父母坚持先给老大富财成家。菊花娘想想,老实人靠得住,只要女儿有个安身之处,以后不再受冻挨饿,也就同意了这门婚事。
  菊花见母亲把自己嫁给一个比自己还矮半个头的老大薛富财,起初怎么劝说都不 意,宁 自己陪着母亲一路乞讨,寻找走散的父亲。但菊花娘坚持要她嫁给薛家老大,以后也有个安身之处。父亲是死是活都还不清楚,灾难之年饿死了很多人,说不定他早已离开人世。菊花在母亲的劝说下,勉强答应了这门婚事。
  薛家把家里唯一的一只老母鸡杀了,请了两位至亲作客,就这样给老大薛富财办了婚事。菊花娘见女儿的终身有了着落,也了却了心中的一件大事,第二天就告别亲家,上路寻找丈夫去了。
  丧理智 弟嫂乱伦
  薛家一共只有两间土屋,薛富财结婚以后,就拿了一间用竹蓆隔开,里间是老大薛富财和菊花的房屋,薛贵财就带着三个弟弟睡在外间。
  老大薛富财白白捡了个如花似玉的媳妇,脸上整天都挂着微笑,每天天还没黑尽,他就抱着菊花上床睡觉了。老二薛贵财,也二十好几的人,每晚听到里间哥与菊花干那事,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烙着烧饼」。
  菊花自从嫁给薛富财后,心里就不是很 意,但她却非常懂事,每天都早早地起床帮婆婆煮饭,一家人吃过早饭,薛家父母带着孩子去生产队劳动,菊花就在家里做些零碎活,把一家人的破衣服找出来缝缝补补,因此,菊花就深得薛家的喜欢。
  1965年春节后,队里原先的仓库保管员因为偷食了集体的3斤种穀,被队里开除了,生产队研究讨论要重新选一个老实憨厚的人去担任队里的仓库保管员,在群众的眼里,薛富财绝对是个守规矩的人。
  薛富财当上了队里的仓库保管员,再不能在家里住了,每天晚上他都得去队里仓库里去睡觉,看管集体财产。仓库里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有几百斤烂棉籽,有几十斤生产队200多号人的救命谷种。
  薛富财去仓库睡觉的第一个晚上,也把菊花带了去。仓库里的霉味使菊花一阵阵地犯胃,心里很难受,进仓库不一会儿,她就跑出来了。薛富财心疼媳妇,就让菊花回家去睡了。
  自从菊花成了哥哥的媳妇,薛贵财心里就没有一天好受,他知道当初菊花的妈是看上自己的,菊花对自己也有好感,只是父母非要先给大哥成亲,才没得这个如花似玉的媳妇。薛贵财生理上的饑荒和渴望,常常使他看着菊花就发呆。菊花见薛贵财常对自己发呆,也不禁为他那迸射出的雄壮男性气质所感洩,每到这时,她就面红耳赤,心跳加速,浑身软得没有一点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