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奴妾】 - 啪啪啪,天天啪,啪啪网,啪啪啪视频,天天啪久久热全部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公主奴妾】

【公主奴妾】

  这是个大雪纷飞的冬天,皇城脚下白雪皑皑,早先清出的道路瞬间又被飘雪覆盖,远远看去,天地一片苍茫,没了界限,些许几个标杆形的挺拨身影,却是守护在皇城各个角落的侍卫。
  近傍晚的时候,天色愈加阴沉。
  此时覆了薄雪的皇城道上赫然出现两道身影,一前一后。
  前者身材高大魁梧,头顶雪花,身披玄色披风,脚踏虎皮长靴,走起路来虎步生风,威风凛凛,连漫天白雪都放缓了下降的速度。
  后者佝偻着身子小步奔跑,以期跟上前者的步伐,却又不敢与他并行,所以看起来倒是忽快忽慢,颇具灵气。
  两人走到一处稍微隐蔽的城门前停下,守护的侍卫凛然而立,神色坚毅。
  “情况如何?”身披玄色披风的男子问道,声音有些黯哑。
  “回殿下,女犯没哭没闹,卑职二人守在此处,也未发现有其他人询问!”一侍卫道。
  “做的很好!”玄色披风男人一声冷笑,抬步走了进去,身后的小太监立刻跟上。
  这是一处私牢,内松外紧,里面并没侍卫把守,反倒像个空牢,穿过外院,进入秘室,又经过一条长长向下的甬道后,空气逐渐浑浊,身周弥漫着一股发霉腐烂的味道,很刺鼻,加上是冬天,显得异常阴森!
  小太监见主子眉头不喜的蹙起,忙解释道:“七殿下,为了防止离国战犯逃跑,先前的通风口都被堵死了,这几天正在修复!”
  “嗯!”七皇子淡淡应了一声。
  小太监见主子没怪罪,忙猫着身子跑到牢门前,‘哗啦’一声,打开了锁链。
  “你先出去!”七皇子冷冷说道,小太监忙垂下头,躬身退下。
  臂粗的木栅栏里,干草铺就的床板上,靠坐着一位容颜绝艳的女子,衣衫脏破,青丝散乱,模样虽凄惨,神情却镇定自若,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冻的发青的巴掌小脸上,没有半分波澜。
  七皇子皱了皱眉,站在牢门门口看了她半晌,脸色越来越难看,这就是那个拒绝嫁他为妃的离国公主吗?都沦为阶下囚了,她还是那么的骄傲,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她还把这里当成离国公主府了吗?
  “上官泱泱,你给我起来!”七皇子大步上前,长臂一伸,恼怒的把她从床板上扯了下来。
  ‘咕咚’一声,娇弱的女子被他的大力掼倒在地上。
  细嫩的手臂被地板无情的擦破,上官泱泱眉头皱了一下,吃力的想要从地上爬起,却被一只虎皮靴踩在纤细的五指上,痛的她险些叫出来,却硬是咬牙忍住了。
  “哼,不愧是堂堂的离国将军公主呀,够硬气!”七皇子稍微转动脚掌,冷笑着看着爬在地上的上官泱泱。
  挫骨的疼痛从指尖碾开,慢慢袭上上官泱泱脆弱而倔强的神经,她死命的咬着唇,青紫的下唇立刻被印上一排森白的牙印。
  “痛——”上官泱泱终是忍不住申吟出声,小脸尽显苍白,额上沁出点点冷汗。
  “痛?你会知道痛?看来你还是没有隐忍到家呀?”七皇子狞笑着蹲下身子,粗糙的手指毫不怜香惜玉的抚上她尖细的下巴,肆意的捏着,就在上官泱泱眸子里露出恨意时,另一只手猛一用力,‘哗’的一下,撕烂了她原本残破的薄衫,露出粉色的肚兜。
  冻的青白的肌肤在薄薄肚兜的映衬下,早已没了诱人的色泽,不过这更加刺激了七皇子欺辱她的欲/望,一把捏住其中一边的饱满,邪笑道:“那这样呢?” 上官泱泱紧拧着细柔的眉,瞪着黑亮的眸,死死盯着眼前这个暴虐的男人。
  是他,就是他!
  几日前,提着一把长剑冲进宫里,一路疾走,一路狂砍,多少鲜活的生命就那样消失在他的剑下,有早上刚给她梳过头的小宫女,有刚准备给她报信的小太监,那么无辜而纯洁的生命全被他砍死在剑下。
  她的父皇,她的母后,她的皇兄,她的皇妹,她所有的亲人,几乎全部丧生在他的剑下,而他,就是敌国的不败将军,堂堂的七皇子殿下——司马宸祺。
  她永远忘不了那天,他满身带血的冲进公主府,满脸邪凛,肆意张狂,用长剑指着她道:“上官泱泱,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休要怪我!”
  是她吗?
  可为何他不一刀杀了她,她情愿一死去黄泉和父皇母后相聚,可是被这个来自地府的恶魔擒住,她连死的权利都没有!
  她,是离国的千古罪人!
  “怎么?又想装死?”胸前猛的一紧,司马宸祺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迫使她再次睁开眼。
  “你到底想怎么样?侮辱我吗?报复我吗?你都达到目的了,还想怎样?”上官泱泱死灰般的眸子里迸射出滔天的恨意。
  “哈哈哈哈——”司马宸祺仰天大笑,沙哑的嗓门儿从牢门口蔓延出去,传出阵阵回响,森然冰冷,宛若地狱使者,“目的?你以为仅仅这样就够了?不,上官泱泱,听好了,这只是开始,只是报复的开始!你欠我的,我会百倍千倍的从你身上讨回来,一点一点的讨回来!”
  “你这个……魔鬼!”上官泱泱咬牙说道。
  “魔鬼?嗯,我喜欢这个称呼,我会让你看到我魔鬼的真面目的!”司马宸祺直起身来,一把把她从地上提起,解下身上的玄色披风搭在她身上。
  看到上官泱泱疑惑的目光,又冷笑道:“放心,对你,我从不知道怜香惜玉,如果你不想光着身子的模样被所有人都看到,大可以拒绝!”
  上官泱泱蹙了蹙眉,看着地上被他撕破的衣服,冷着声音问道:“你要把我带到哪去?”
  “我说过的话你没记住吗?破城的那天,我说,今后我便是你的主人,对待主人就是你这种态度吗?”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上官泱泱怒了,大不了鱼死网破,一刀结果了她,她不知道还有什么比死更可怕!
  司马宸祺斜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转身提步而出。
  上官泱泱看了看自己呆了几天的阴暗地牢,又看了看司马宸祺坚决的宽阔后背,想了想,终是咬牙跟了上去。
  刚一出门,狂风立刻卷起雪花扑面袭来,上官泱泱忙抱紧自己,紧合上眼睛,只露出一条缝隙看路。里面只有一条薄薄的肚兜,外面虽然罩着一件披风,却根本抵御不了寒冷的侵袭。
  司马宸祺皱着眉,沉着脸帮她把披风的帽子戴上,道:“你可千万别让自己冻死,否则,我会杀更多的人来陪葬,我说到做到!”第003章 你后悔吗
  漫天的雪地中,再次出现了两道人影。一大一小,一高一矮。
  上官泱泱紧抱着双臂,跟在司马宸祺的后面,积雪早已没过小腿,每走一步都异常吃力。
  她在暗牢中呆了好几天,脚上的鞋子在破城那天已经丢了一只,另一只也残破不堪,几乎是光着小脚在雪地里蹒跚而行。
  “啊——”一个脚步没稳,上官泱泱直接扑倒在雪地里,溅起一片雪花。
  司马宸祺猛的回头,看到摔倒在雪地里的她,这才注意到先前她一直踩着他的脚印走,刚才这步他迈的太大,一时跟不上,才会摔倒。
  不过,发愣也只是一瞬间,冷笑旋即浮上脸庞,讽刺道:“被誉为将军公主的你就这么弱吗?”
  上官泱泱咬了咬牙,两只冻的通红的小手撑着雪地,慢慢爬了起来。
  庆幸的是,雪地松软,她没有扭到脚,拍了拍沾在披风上的雪屑,继续往前走。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司马宸祺的步子小了很多。
  过了刚才那道城门不久,上官泱泱的乌眸渐渐明亮起来,这里……竟然是皇宫?原来她竟一直被关在皇宫里?可是为何刚才那个地牢所在的地方她会不知道?
  “是不是很熟悉?”听到身后小人儿呼吸紊乱不息,司马宸祺冷笑道:“曾经的离国的皇宫,已经成了燕国的皇宫!知不知道这片土地,就是你我踩的地方,这些积雪下面,洒过多少热烫的鲜血?红艳艳的,一大片,全是你们上官家的血,原来,上官拓的血也是红的,哈哈哈……”
  “不要,我不要听,不准你侮辱我父皇!你不能这样……”上官泱泱恨的脸色发白,捂着耳朵拼命摇头,眼泪情不自禁的淌了下来。
  司马宸祺冷哼一声,继续道:“上官泱泱,你记住,他们流血都是因为你,全是因为你!我现在倒很想问你一句,你后悔了吗?”
  上官泱泱抬起头,看着他宽大的背影,在雪地里是那么的高大,却又那么让人感到恐怖。
  后悔了吗?
  被关的这几天,她不止一次问过自己,后悔了吗?
  如果当初答应与燕国的和亲要求,嫁给这个残暴的司马宸祺,是不是可以避免那场血腥的屠杀?如果她的作用真的可以化解灾难,那么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只是,现在才来说后悔,有用吗?
  现在说后悔了,她的父皇母后等等亲人,就能死而复活了吗?
  想到司马宸祺脸上张狂与不屑的笑容,上官泱泱咬牙一口坚定的说道:“不后悔,司马宸祺,就算再来一次,我还是不会嫁给你,你妄想,我死都不会嫁给你!”
  “你——好好好,上官泱泱,落到我手里,可由不得你继续那么硬气!”司马宸祺怒哼一声,加大了步伐,上官泱泱再次吃力起来。
  穿过空旷的皇城广场,司马宸祺朝一座精致的宫殿走去,那座宫殿在皇宫里显得那么与众不同,虽然大雪覆盖了绝大部分,可是依稀能看到宫殿上面的那轮弯弯的月亮造型。
  那不是正是……她的……公主府——明月楼?司马宸祺对上官泱泱的表情很满意,他就是要看到这种效果,试想一下,曾经属于她的特权突然变了他的,从最高摔到最低,这种落差想起来就让人快意啊!
  司马宸祺大步上前,一干侍卫宫女立刻行跪礼,齐齐叫道:“恭迎七殿下回宫!”响亮的声音传遍了整座明月杰。
  “嗯,免礼!”司巴宸祺得意的冷笑一声,直接进了正殿。
  上官泱泱一步一个踉跄,脸色发白,走的异常吃力,多么熟悉的场景,多么熟悉的声音,曾经她每次回来,路两边也有人喊‘恭迎公主殿下回宫’,这才几天,这里的主人已经变了姓,换了人。
  这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吗?上官泱泱苦笑一声,脸色凄迷。
  入了宫门,两边皆是往后延伸的宅院,正中间腾出空间来是一大片水池,而通向正殿里的,是水池上面一道长弯如明月的桥梁,意境非常美。
  都是熟悉的景呀,上官泱泱紧抱着身子,都不敢用目光去碰触这些,那只会把她心里的伤口撕的更大,刺的更深。
  跟着司马宸祺的脚步,上官泱泱走到了正殿后的侧殿,听到里面传来的莺莺笑语,脚步猛的一滞,再也不肯向前了。
  司马宸祺感觉有异,回过头来冷笑道:“怎么?没胆量了?”
  “你带我去那里干什么?”上官泱泱脸上微微发红。
  “你是这里的上一任主人,难道你不记得里面是什么了?”司马宸祺朝回走了几步,轻轻抬起她的冰冷的下巴,凑近她耳边,用极邪恶的语调缓缓说道:“那我来告诉你,里面是汤池,天然的,一年四季均有热气汩汩冒出的热汤池!早就听说离国公主府内有这样一道奇景,今日我当然要尝一尝了!而你深知其中奥妙,我又如何能置你不顾?”
  说着,也不顾上官泱泱满腮通红,抓起她的手就往里面拉。
  推开雕琢精致的房门,两人立刻感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温暖,柔白的水汽瞬间将二人头上身上的雪花消融贻尽。
  这里的确是汪天然的温泉,历来就被离国皇帝圈在楼里,不过这一任离国皇帝疼爱女儿上官泱泱,专门把这汪温泉划拨给她,这明月楼也是上官泱泱提议,上官拓新建的,总之一句话,凡是上官泱泱的要求,上官拓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包括她一年前的拒婚。
  “殿下,奴婢小昭恭迎殿下!”
  “奴婢小绿恭迎殿下!”
  两道清脆的声音残酷的把上官泱泱拉进现实,只见两个几乎赤/裸的妙龄女子并排跪在司马宸祺面前,从上官泱泱的角度,可以看到两个女子鼓胀饱满的酥/胸,在氤氲水汽的包裹下,异常刺目。
  司马宸祺仰天一笑,左右各拥了一个在怀里,粗糙的手指上下齐动,满意的笑道:“乖乖,快来让本王看看有没有洗好?”
  二女是一对孪生姐妹,黑发亮眼,琼鼻俏目,体态风流,举手投足间总有种吸引在里面,上官泱泱皱了皱眉,红着脸把头扭向一边,不是因为孪生姐妹的肆意大胆,而是司马宸祺的目光一直停在她的身上,包括在和二女说话的时候。
  “殿下,这位姐姐是谁?”其中一女好奇的望着上官泱泱道。
  “她美吗?”司马宸祺捏了一把她傲人的酥/胸。
  “美,姐姐很美!”另一女子嬉笑着说道。
  “不,她不美,跟你们一比,她只是冰块,哪里有半分美来?”司马宸祺微提半边唇角,冷冷的看着上官泱泱,突然哈哈大笑,身子往后一倒,一男二女便往水池中倒去。
  伴随着二女的尖叫声,池中溅起一大片水花,像条巨浪一般,把上官泱泱全身淋了个浸湿……
第005章
  上官泱泱闭着眼,任由池水把自己淋湿,讽刺的是,温热的池水浇到身上,反而更加让她感到寒冷。
  池中的欢声笑语近在耳旁,却又宛若天边,上官泱泱索性把眼睛一直闭上,浑然一副慷慨赴死的决然。
  水中,孪生姐妹嬉笑着脱下了司马宸祺身上的铠甲,一边躲着他的肆意捏玩,一边去解他的中衣。
  “美人,你不下来吗?还是让本王去请你?”司马宸祺两指一弹,一滴水便像道利刃一样朝上官泱泱飞了过去。
  上官泱泱只觉得脸上一疼,愤怒的睁开眼,却见到司马宸祺嘴角的讽刺。
  “本王请你来欣赏,可不是让你来睡觉!过来给我搓背!”司马宸祺朝她一指,表情倨傲。
  当司马宸祺身上的最后一件衣服被脱下,露出健硕赤/裸的胸膛时,上官泱泱的脸红了,再次掉开脸,不去看他。
  “本王倒想知道,你身上的那股傲气,怎么样才能撕掉!”司马宸祺小腿一曲,游到了上官泱泱的脚下,长臂一伸,便把上官泱泱拉进了水中。
  “啊——司……唔……”
  上官泱泱来不及挣扎,嘴巴已经被他封住,纤细的腰也被他的铁臂固定,浑身动弹不得,只有干瞪着大眼睛,怒气冲冲的瞪着他。
  身后传来盈盈笑语,司马宸祺一挥手,孪生姐妹便退了下去,随之一起退出去的,还有门口的侍女们。
  玄色的披风被热水一浸,更加贴紧了上官泱泱的身体,露出娇好的曲线,司马宸祺冷笑一声,大手一扬,一把扯掉了披风,扔到岸上,灵活的手指又抚上了她光滑的后背,寻到肚兜上的细绳时再轻轻一拉,她身上的最后束缚也离体而去。
  “唔……”上官泱泱眸子里露出绝望的黯然,贝齿一并,使劲咬紧牙关,奋力阻止他的侵袭。
  司马宸祺讽笑出声,手指在她脑后一捏,上官泱泱便吃痛的张口,而这时,他已经伸出舌头,撬开了她的牙齿,像是惩罚一样,司马宸祺吻的很霸道,很不温柔,在他强势的攻击下,上官泱泱犹如溺水的羔羊,连呼吸都艰难起来。
  “唔唔——”上官泱泱拼命的挣扎,眸中的愤怒渐渐化为恐惧,胡乱踢着小脚,欲图摆脱他的粗蛮。
  “上官泱泱,你比我想象的更美味,我倒舍不得一下子把你折磨死了!”司马宸祺舔了舔嘴角,荡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像个饕餮的暴君一般,再次低了头。
  不过,这一次,他的目标不是嘴唇,而是她雪白的双峰,在池水的映射下,仿佛白玉一般,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司马宸祺暗叹一声,把头深深埋了进去,用牙齿啃咬着。
  两只手也没闲着,撕掉了她腿上的亵裤,用力分开她的长腿,固定在腰上,近乎疯狂的捏着她翘挺浑圆的臀部。
  “为什么?你为什么拒绝我?为什么要拒绝我?”司马宸祺一边低吼,一边啃咬。
  上官泱泱被他咬的好几次都要疼的晕过去,身子不由自由的弓起,却也同时夹紧了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