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中生活】(23) - 啪啪啪,天天啪,啪啪网,啪啪啪视频,天天啪久久热全部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我的高中生活】(23)

【我的高中生活】(23)

  教育部今年开始实行『男女同学共同修习法案』,也就是俗称的『椅伴法 案』。每学期开始会抽籤决定每位同学的椅伴,大致上的规则是:两人共用一个 课桌椅,上课时必须採女上男下叠坐的姿势;唯有考试时,两人可并排共座;户 外体育课及不在原班级教室上课的通识课除外,可於每堂课前自行决定椅伴。不 遵守规定者,记警告或大小过。
 
  校外教学的第一夜,我和那群不对盘的人同房,气氛真是僵到不行。阿堂等 四人在客厅打到很晚才要就寝,失眠的我,就在即将入睡时,听到了对床癡汉他 们大胆行径的对话与声音。淫糜的气氛影响了我和妍萱,我们也在被子底下悄悄 的相互爱抚。直到我们四人的动作结束,我才发现,原来榕榕她也同时遭到阿堂 的侵犯了。
 
  我的高中生活,甚至是我的人生,由新制上路那天开始,有了很大的转变… =============================================================
 
   
   「啪、啪、啪、啪、……」教室的讲台,上不断传来男女间肉体接触的撞击 声;一旁的老师,仍然站在那冷眼旁观;台下的同学们,也都在桌底下,敲摸摸 的在进行淫秽的动作。整间教室里充满奇怪的气味。
   
   「嘶…喔…小萱~要来了~~」
   
   「不行~~民…今天不行…快拿出来…」
   
   「这是…老师…规定的…处罚…」他一边干,一边说。
   
   「喔~~嘶~~来了~~」男生一声低吼。
   
   「不要~~嗯~~嗯~~~呀嗯~~!!」妍萱一声惊叫。终於,何宇民也 射了。
   
   「啪、啪、啪… 啪!! 」最后用力一顶,他的下体紧紧的贴在她的屁股 上。尽管身后的抽插已经停止了,妍萱却还不断在抽蓄,她的身体,不知道被他 射进了多少精液。。
   
   讲台上已经结束『处罚』的女同学,躲在书桌后擦拭湿溽的下体,狼狈地整 理凌乱的衣着。有的比较早结束的组合,都已经下了讲台,台上只剩下三组人, 何宇民他们是倒是第二组结束的,马上也准备要下台了。唯一剩下一组还在执行 『处罚』的…是暐榕他们。
   
   「啪、啪、啪、啪、……」无情的肉体撞击声,不断从暐榕身后传来。   
   不要啊…拜託你…不要再继续了…快点停止吧。
   
   尽管在心里哀求了无数回,我还是只能坐在座位上远远看着,暐榕趴在课桌 上,身体不断随着后方男体剧烈的抽插而震动,无助的她,只能一手紧紧抓着桌 沿,一手遮着脸。
   
   「喔……嘶…好爽啊…宝贝!」暐榕身后的阿堂,干到满身大汗,不知何时 已经把上衣都脱了,露出精壮的身材,还有挂在脖子上,随着身体摆荡而不断摇 晃的金项炼。黝黑的他,和暐榕白皙的肉体有着极大的反差,阿堂两手扶着她的 腰,不断的挺动下半身,前后抽送的力量,让暐榕瘦小的身体,被他干的站都站 不稳,只能趴在桌上,承受背后丝毫不间断的冲击。
   
   他的体力真的很好,从中段开始,就已经全力在抽送,到现在完全没有停下 来过。我看到暐榕摀着脸,没遮到的小口时而紧紧抿着,时而微微张开,好像在 喘气。但她和别的被干到淫叫连连的女孩子不一样,她到现在还没有发出任何的 一点呻吟。
   
   榕榕她…一定忍得很辛苦。我好想冲上前去,握住她的小手,但是他们…阿 堂他刚刚是以男朋友的身分,上去把那个胖子换下来的。而我呢,我又算什么, 我凭什么上台去干涉他们。
   
   「啪、啪、啪、啪、……」安静的教室内,几乎只剩下他们两人间的肉体撞 击声,不只台上已经完事的其他人,连刚刚台下那些偷偷在磨蹭的男女同学,大 部分也都结束了,周围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喘息声,现在众人所有的目光,都落 在…暐榕她身上。
   
   「啪、啪、啪、啪、……」「啪!!!」突然间,响亮的一声,阿堂一巴掌 打在暐榕的屁股上,她的裙子已经被往前掀开。
   
   你在干嘛!为什么要打她?就不能对她温柔一些吗?
   
   「宝贝…这样插的你还不够爽吗?今天为什么都不叫呢?平常不是这样的吧? 还是大家在看,你会不好意思啊?嗯~?」
   
   「嗯~~!!」又是『啪』的一下,这次打比刚刚还大力,暐榕终於忍不住 唉了一声。
   
   忽然间,阿堂一手往前伸下去,好像在摸她的胸部,但他的动作好粗鲁,又 好像是在扯着她的制服。没多久,我注意到趴在桌上的她,制服已经敞开往两旁 垂下,可能是胸前的扣子都被扯开了。阿堂那傢伙,接着又把手伸下去,应该是 在敞开的胸口,隔着乳罩在大力搓揉暐榕的胸部。
   
   「嗯~不要…」暐榕一声惊呼,她摀着脸的小手突然被阿堂往后扯。
   
   前排同学一阵譁然,阿堂这一拉,把她整个人从桌上拉了起来,前倾的身体 半悬在桌面上。我看到她白色的制服已经大喇喇地敞开,粉红色碎花的胸罩也被 往上推,底下露出洁白浑圆的乳房,还有她已经微微站立的粉红色乳头。看到了! 全班都看到了,她白皙的大胸部赤裸裸地在讲台上展示着。
   
   「不要…不要…」暐榕被干的一晃一晃的,猛摇着头说。
   
   「宝贝,干嘛害羞,让人家看一下你的脸嘛,不然大家还以为我干的你不够 爽呢?嗯~?」
   
   「啪、啪、啪、啪、……」阿堂说完又开始全力的抽送下体。
   
   我注意到暐榕满脸潮红,小嘴微微张着,嘴角还溢出了一行唾液。她秀丽的 短发随着身后的冲击不断摇摆,失去乳罩撑托的一对大胸部,微微的下垂,随着 身后不间断的冲击,跟着不停地前后剧烈晃动。
   
   「嘶……」我隔壁的单男发出一声喘息,尽管刚刚已经射过一次了,看到这 样的震撼的画面,他居然又硬了起来,再次在桌底打起手枪。而且我注意到不只 他,很多男生也开始一样的动作。我看到前排的同学,甚至还有人把手机拿出来 拍。这些人,怎么可以这样!!
   
   「啪、啪、啪、啪、……」因为一手只被扯到身后,她被他干的站都站不稳, 只能用剩下的一只手勉强撑着桌面。阿堂不时还伸出另一只手,不断挤揉着她一 边白皙丰满的乳肉,另一边没有被握住的硕大乳房,则跟着身后的冲击规律地晃 动着。
   
   「啪、啪、啪、啪、 啪!! 」那个混蛋,用力一顶,突然停了下来。原 本剧烈抖动的乳肉,羞耻的晃了两下才停下来。
   
   「宝贝,你看!大家都在看你呢。」阿堂停下来,无耻的说。
   
   原本双眼紧闭、抿着嘴的暐榕,微微睁开双眼,看到眼前的景象,吓得连话 都说不出,只能选择继续把眼睛紧闭,不断摇着头,乞求大家不要再看她被当众 奸淫的丑态。
   
   「嗯~~~!!」尽管抿着双唇,榕榕还是抵不过突如其来重重的一插,从 鼻腔泄出一声呻吟。
   
   「啪、啪、啪、啪、……」他又开始连绵不断的干起来。
   
   榕榕...榕榕!不管了!我真的看不下去,拿起外套一股脑的冲到讲台前,把 外套撑开,挡在暐榕的面前。
   
   「够了没!你们不要再拍了!不要再拍了!!」我对着前排,拿着手机在录 影的男同学们说。他们不但没有停止录影,甚至还边看边手淫。
   
   站在这么近的距离,我才感受到那肉体间的声响有多么剧烈,而且讲台周围 飘散着一股浓厚的淫液气味,我忍不住转头再次去看她。
   
   「你…你怎么……」
   「不要看我……」
   「拜託你…不可以,不要看…..」
   
   她听到我的声音,微微睁开双眼,发现是我站在面前,忍着身后的冲击,她 一字一句勉强地跟我说。
   
   「我不看,榕榕,你放心,我不看。」我闭起眼睛,双手尽量把手中的外套 撑开,挡在她面前。
   
   「啊~嘶~~好爽啊~~宝贝~快来啰~~~~」阿堂一声低吼,突然开始 猛烈的加速。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激烈的肉体撞击声在他的冲刺下毫无间断,每 一下都像刺在心头那样的痛。
   
   「吱拐吱拐...」桌子被干到不断发出吱哑声。
   
   我忍不住再次睁开双眼,看到阿堂双手紧紧扣住她的腰,猛烈的挺动下身在 抽插,暐榕她已经趴回桌上,身体被顶的剧烈晃动,她一手紧紧抓着桌沿,一手 在空中无助地挥舞颤抖。我伸出手,紧紧握住她。
   
   「榕…榕榕…不要怕…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勉强挤出几个字,因为她 的表情看起来好痛苦,看的我心里也好难受,让我也快要崩溃了。她握着我的手, 握的好紧好紧,彷彿能够感受她的痛楚,因为每次身后重重一顶,她的小手也跟 着越捏越紧。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急速的肉体碰撞声持续自他们身后发出,从他刚 刚说『快来了』,到现在已经隔了多久?他却始终维持着高速的抽插,从来没有 停顿过。拜託你,要就…快点结束吧,不要再折磨她了,我紧紧握着榕榕的手, 在心里默默的哀求。
   
   「啊!~啊~~嗯~嗯~」暐榕肉体受到强烈又持久的冲击,终於不小心叫 出声来,难道她…也快到了。
   
   「呜...呜...呜......」听到自己的叫声,她用原本抓着桌沿的另一只手,紧紧
 的摀着嘴巴,但呜咽的呻吟,还是不断从指缝间发了出来,我想她的忍耐已经到 了极限。
   
   「啊~受不了了~~宝贝~要射啰!~~来了~~来了~~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身后的阿堂一阵冲刺,最后大力一顶,腹 部紧紧顶着她的屁股,死死的黏贴着不动。
   
   「嗯~~嗯~~~~嗯!!」从鼻腔泄出一声嘤咛后,她的身体不断地抽蓄, 忍耐了这么久,她最后还是在阿堂猛烈的抽插下...到了。
   
   「嘶……啊……」阿堂长长的吐了一口大气,榕榕被他…中出了。紧紧贴合 的下体间,我看到榕的下身不断在抖动,他还在射精吧?到底还有多少,真的难 以想像她小小的体腔,被他灌进了多少的精液。
   
   过了好久,榕榕身体的颤抖才渐渐和缓下来,而她的小手却仍紧紧握着我。 尽管有我在她的面前,紧握着手陪着,但她还是跟他在班级教室中,在众目睽睽 之下,双双达到了高潮,也达到了椅伴法案的最终目的─「传宗接代」。
   
   我感觉握着榕榕的手背,湿答答的。低下头一看,她…哭了。泪水不断沿着 她的脸颊滴落到我的手背上。不一会,我握着她的手,整个都湿黏黏的。而且还 不只是手,连身体也是,我全身上下的衣裤都湿透了,就好像…就好像身在水中 一样……
   
   
   
   突然间,我在水里惊醒过来,这里是?
   
   这似曾相似的场景,好像是学校泳池的最深处。我发现我脚居然搆不到地, 而且本来深黯水性的我,想奋力游到岸边,此时竟然却全身无力,而且两岸都离 我好远好远。我在水中载浮载沉,不停挣扎,吃了好几口水。
   
   眼见我就要沉入水中,突然旁边噗通一声。有人丢了一个救生圈在我身旁。   
   「建文,你快点起来。」有一个女孩子在另一边的岸上喊着。
   
   我紧紧抱着那个泳圈不放。
   
   「快点起来啊…」那个熟悉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回荡,好像...是妍萱在叫我。   
   
 ***********************************   
   
   「文……」
   
   「建文…建文……」
   
   「该起来了喔…其他人都快好了……建文…」感觉手臂轻轻地被摇了几下, 有个很轻柔的女声,不断在我耳边喊着。我勉强的睁开眼,是妍萱。
   
   这里是……
   
   啊,都忘了自己身在渡假村的床上,竟然像在家一样的睡死了。昨晚好像又 失了眠,最后到底睡了几个小时?三个小时?还是四个小时?我不知道,只感觉 现在还头痛欲裂。
   
   「文…快点起来,等下马上要去餐厅吃早餐了。」她又摇了我几下。
   
   「喔。」
   
   我勉强地爬起身,下意识地往外走,我想说先去洗把脸,应该会好一些。就 在我正要转开厕所门把时,那扇门竟然自动开了。
   
   「啊!」迎面而来差点撞上我的女生,轻声的叫出来。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里面。」我说。
   
   是暐榕,她没有回我话,只是侧过身,从我身前掠过。因为差点跟她撞个正 着,才让我稍微清醒了些。我渐渐回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事情。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暐榕她,被那傢伙在棉被里……不可能!那个角度, 看起来也许只是…只是被他伸到大腿间那个了,一定是这样的。
   
   我从昨晚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最后也都只能催眠自己,榕榕她,并没有在 被子底下被他…进入。而且从她刚刚的表情,实在看不出什么异状,只是看起来 有点疲倦而已。榕她…一定还没被他那个的。
   
   但不管怎样,她昨晚还是被他侵犯了。况且他们是男女朋友,会被他那个… 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吧。而且她,说不定也像妍萱一样,会很享受对方带给她的 那些快感。
   
   这一切都是梦吧,我实在不想再这样痛苦地想下去了,拜託快让我醒来!我 照了镜子,稍微扯开背心,看到我的右侧胸口,印着一个深深的吻痕。残酷的事 实,就像那个红印子一样,深深地刻在那里。那是昨晚胸口给妍萱咬着不要叫出 声音时,留下的吻痕。
   
   对啊,昨晚妍萱好像还在生着气,也不知道她是因为我后来只顾着偷看阿堂 他们,没有理她而生气,还是因为…她发现我一直在偷偷地注视暐榕的关系?我 记得后来又小声地叫了她几次,甚至轻轻去摇她,她都没有反应,也不知道她是 真的睡着了,还是一直在生闷气。但她刚刚还是把我叫醒了,而且还是跟往常一 样很…温柔,她应该是没有在生气了吧?
   
   「哗...哗…哗…」脑子一团乱,我索性低下头,把水龙头里流淌出的冷水, 不断往脸上拍。
   
   「叩、叩、叩。」就在我洗脸的同时,有人敲了门。
   
   「建文,我和真真先去餐厅啰,你再自己去吃好吗?」妍萱在门外轻喊。   
   「喔,好。」
   
   刷完牙洗了把脸,终於清醒多了。正当我要离开浴室回到卧房时,碰巧又和 暐榕在客厅擦身而过。她也要出门了,阿堂没有跟她一起,看来她应该也是要去 找她姊妹们的样子。
   
   我注意到她穿着跟昨天同一套的牛仔吊带短裤,只是里面的T恤,换成了昨 晚睡觉时穿的灰色素T。榕榕她,没有穿包包里那套长洋装,那是明天才要穿的 吗?还是她…只是不想被我看到,所以就不穿了?
   
   回到卧室内,才发现要打扮比较久的女孩子们,竟然都已经出门了,宽敞的 房间内,只剩下我们四个男的。我不想跟他们待在同一个空间,一秒都不想!於 是我用最快的速度,换完装就出门去了。
   
   
 ***********************************   
   
   渡假村真的很大,绕了一会我才找到餐厅。但我好像真的来晚了,诺大的餐 厅内,一眼往望去竟然找不到半个空位,座位上满满的都是人,有同校的同学, 也有其他外地来的游客。
   
   稍微绕了一下,没有看到妍萱她们,也没找到其他认识的同学可以一起坐。 我端着取好的餐点,正要想办法拿出手机,打给阿良他们,就听到有人在叫我。   
   「建文!许建文!这边啦~」我转过头去,阿良他们坐在窗边的两人座正在 跟我招手。
   
   「你怎么一个人啊?啊你女朋友勒?」走到他们桌边,阿良说。
   
   「没有啦,妍萱她…跟孟真先来吃了。」
   
   「找不到位置吧,谁叫你跟平常上课一样晚来,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坐啊?」   
   「不用啦,你们俩…慢慢享受浪漫的海景早餐啦,我才不想打扰你们。」我 看了看阿良,和坐在他对面的女伴,也就是当初他嫌得要死的「恐龙一号」。   
   「谁跟他浪漫啊!许建文,你就先把东西放下来啦,一起坐嘛,又没关系。」 韵淳用爽朗的声音说。
   
   「呃…真的不用啦。而且,又没有多的椅子,我自己再去绕一下就好了啦。」   
   「没关系啦,我坐他身上也可以啊,这边给你坐吧。」
   
   「啊,不用…」我话还没讲完,她就站起来走到阿良那边,侧着身一屁股坐 到他腿上,这动作一气呵成,两人间的默契,就好像…我和暐榕一样。
   
   我发现,当初他们说的这个恐龙妹,其实也没那么恐怖,她给人感觉挺亲切 的。而且这几个月下来,她好像有点变瘦,现在虽然还是肉肉的,但也算得上是 个可爱的女孩子。
   
   她都主动让位了,我也不好意思再拒绝,只好坐到他们对面的座位,放下手 中的餐盘,开始吃起早餐来。这个座位的view真的很棒,窗户外就是一片蔚 蓝的天空和沙滩,早晨和煦的阳光洒在沙滩上,把整片窗户彩成一幅蓝色和金黄 色相间的画。我一边看着窗外,一边偷偷观察他们。
   
   「你确定不要再吃了?还剩这么多欸?」阿良小声地说。我注意到,阿良一 只手在桌底下,还揽着她的腰。
   
   「不要啦,就跟你说我要减肥了,还拿着么多。」他们这些对话,让人感觉 好熟悉。
   
   「唉唷,难得来这种大饭店,当然要先吃个够本啊。」阿良说。
   
   「你很奇怪欸。我警告你,不要在引诱我了喔。」韵淳回应他。
   「许建文,你也评评理嘛!你朋友他真的很奇怪欸,一直要喂我吃东西,还 嫌人很重。」
   
   「呵呵,你们感情好好喔,真让人羨慕。」我对着她说。
   
   「哪有啊,你不也是,而且…还跟两个喔。」她边说边瞇起眼睛盯着我瞧。   
   「啊,没有啦,那…那些都是误会。」
   
   「真的吗?欸!许建文,我真的很好奇欸,你们三个人的关系,是不是像人 家说的那样?听说,你原本跟妍萱在一起,然后暐榕介入了你们之间,还让你们 吵了一架?这是真的吗?」韵淳凑过来,小声地问。
   
   「没有啦,你不要听那些人乱说,暐榕她…不是这样的女生。我们只是很要 好的朋友而已,你们…不要误会她啦。」
   
   「吼,我就说嘛,像暐榕这么善良又有正义感的女生,怎么可能会去当小三 嘛!」韵淳激动的说。
   
   「没有啦,我跟妍萱她也没有…」我正想要解释,阿良就出声了。
   
   「欸…好啦好啦,不要再讲这个了。建文,昨天晚上,你是不是都窝在房里 啊?我们昨天后来,去饭店水池那边,玩的超嗨的说。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来啊? 那有一个泳池,边边有个篮框,可以在池子里滑着小独木舟,玩水上篮球说;另 一边还有另外一个池子,还可以打水上排球…」
   
   阿良滔滔不绝地讲着昨晚的经过,终於把刚刚那个尴尬的话题带开了。我何 尝不想跟他们一起轻轻松松地,享受这个令人期待已久的假期呢?但是我…实在 是放不下,放不下她...
   
   
 ***********************************   
   
   虽然很早就来到我们班的那部游览车,但一走上来,才发现有近半的同学都 上车了。我走到倒数第二排,想去昨天坐的那个位置,看到何宇民那傢伙正坐在 那里看着他的平板电脑,我才想起来,今天轮到他跟妍萱坐了。
   
   我只好回到最前面第一排的座位。唉,等下就要换成我跟老师坐了,因为他 还没上车,我迳自坐到里面靠窗的位置去。
   
   吃完早餐的同学,陆陆续续的上车了。忽然听到两个熟悉的女声从车外传来, 妍萱她们也来了。孟真走在前面先上了车,她今天穿了一件韩风高腰的粉红色短 裤,配上一件白色高领的无袖针织衫,上衣的下摆短短的,露出纤细的小蛮腰。 贴身的剪裁,和那高腰裤,把她姣好的身段展露无遗。
   
   妍萱接着上来,我看到她穿了先前在她家,已经先给我看过的那身打扮,一 样是韩风的高腰牛仔短裤,上面套着一件稍微宽版的素色白T,下摆也是短短的, 让妍萱白皙的腰部若隐若现。原来她们是说好要一起穿这样的,而且妍萱也和孟 真一样,头上戴了昨晚陪她逛街时买的那顶草帽。两人一上车,就吸引了不少男 同学的目光。
   
   「文…」妍萱停在我身旁,小声地叫我。
   
   「怎么了?」
   
   「我…去后面坐了喔。」
   
   「喔,嗯…」
   
   妍萱她待会就要跟那傢伙坐了,还好她今天穿的是件短裤,相对比较安全, 但整片露出来的大腿,应该还是会和他肉贴肉的直接接触到。虽然想起来有点不 舒服,但…就当是在学校那样吧,他们不也是每天坐在一起吗?
   
   只不过我有点担心的是,妍萱坐在车上,会不会比较容易想到在公车上那种 情景,而会想…。唉,坐在这边担心都是多余,我在最前面,什么都看不到,只 能乞求等下的车程不要太长就好了。
   
   
   过了一会,老师上车后,简单讲了一下今天的行程,就到我旁边的空位坐了 下来,隔没多久,车就开了。看着沿途秀丽的风景,我实在没那个心情欣赏,想 了半天,我觉得还是该跟妍萱好好道个歉。尽管她看起来已经没在生气了,但我 拿出手机来,想了半天,我打了几个字,用通讯APP传给她:
   
   『萱,可以讲话吗?』
   
   『OK!』过没几秒,她传了一个可爱的OK图示给我。
   
   『他会不会看到啊?』我担心她身后的何宇民,会看到我们之间的对话。   
   『不会啦,他在睡觉。』妍萱回应。
   
   『你…跟他坐,还好吗?』
   
   『嗯,就跟在学校一样啊,只是车子有点晃而已。』
   
   『喔。 萱…对不起啦!昨晚让你生气了。』
   
   『我…没有怎样啊。』
   
   『哪里没有,我了叫你很久都不理我…』
   
   没想到,我传了这句之后,她又不理我了!萤幕上显示只着『已读』,没有 任何后续的回应。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她还是没有回应我。她明明就在生气!   
   『…』我又传了一个讯息过去,这次仍然没有得到回应,连『已读』都没有。   
   该不会…那傢伙醒了,正在对她做什么?我想往后看,但发现自己刚刚自作 聪明,坐在靠窗的位置,现在想转头去看或者站起身往后走都没有办法了。   
   也许,只是因为他醒了,所以妍萱才暂时把手机放下来,因此没有立即回应 我吧?我只能这样安慰着自己。
   
   
   所幸的是,前往第一站的路程真的很短。好像从发车到现在才二十多分钟, 导游小姐就说快到了。还好昨天猜拳猜赢了,我想那傢伙现在应该很懊悔吧,毕 竟这么短的时间,我兴信他也不能对妍萱多做些什么。
   
   
   『我真的没有怎样啦。』就在快下车前,妍萱终於传了讯息来。
   
   虽然她这样说,但我猜她应该还是很在意吧,只是妍萱的个性就是这么温和, 就算是生气,也会闷着不说,最大的反应,顶多也就像这样子而已。我没有立即 回应她,因为马上要下车了,我想待会在车门口等她,然后约她等下一起逛,然 后在路上当面讲清楚,再跟她道歉好了。
   
   
   「各位同学,今天这一站,来到南部国家森林公园,沿路会有导览员解说, 大家记得跟着他们仔细地听,别忘了这趟校外教学,回去一样是要交报告的。这 个国家公园,有很多海洋生态的遗迹,是非常重要的点,各位务必要认真听。」 下车前,老师再次严肃的叮咛嘱咐。
   
   「吼~~有没有搞错,出来玩还要写报告。」我听到又有人在后面碎碎念, 还好不是很大声,加上车子引擎还在震动的声音,因此并没有被老吴发现。同学 们鱼贯下车后,我在车门外等着她。
   
   
   「萱萱,我等下要跟阿良他们一起逛,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见到她们下 车,我把妍萱拉到一旁说。
   
   「嗯…不要好了,我要陪真真。」她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等候的孟真说。   
   「喔…好吧。」我没有料到,妍萱竟然拒绝了我,不过她都这样说,也只能 让她们去了,至少她跟着的是孟真,不是何宇民那傢伙。
   
   在园区入口处集合完,所有的班级的同学们,大夥挤成一块,拍完团体大合 照后,同学们瞬间就各自鸟兽散了。我和阿良、俊宏、阿平,还有几个跟着一起 走的椅伴,开始在广大的森林公园里逛起来。
   
   
 ***********************************   
   
   这个园区真的很大,真要逛,可能一天也走不完,我们选了一个方向,就往 那边出发了。跟他们在一起,真的轻松自在多了,这下开始让我考虑,晚上到底 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去泳池那边玩,但一想到妍萱,还有她,就又放不下心。不过 还好,刚刚出发前,我也有看到暐榕她,是跟她的好姊妹们走在一块的。
   
   因为中午要回到入口处的餐厅吃午餐,所以我们不敢走的太深入,沿途上到 处都有花花草草,岩石巨木,还有老师说的珊瑚礁生态遗迹。 尽管那些特殊的 植物、树木、或生态遗迹上,都有标示一些说明文字和吊牌,但没有任何人费心 去看,因为根本没有人想去管什么老师说的心得报告。我们就这么一边逛着,一 边拍照瞎聊。
   
   
   「欸,建文,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不是说好了把你两个正妹女伴都带来, 借一个给我吗?你看我都为了她们,把我们家那只赶走了。」阿平又在开着那个 玩笑。
   
   「屁勒,人家巧歆明明是不想理你,才跑去跟其他组的。」俊宏马上吐槽他。   
   「对呀,谁叫你昨天晚上那么过份。」阿良说。
   
   「昨晚怎么了吗?」我好奇地问。
   
   「昨晚我们在泳池玩时,巧歆她明明不想碰水,这傢伙竟突然从后面硬把她 推下去,把人家都吓哭了,而且他接着还…」
   
   原来只是在玩水啊,我还以为…是跟我们那间房一样。阿良一边说,其他人 也跟着继续炮轰阿平,包括韵淳等同行的女伴。我们边走边拍照,一边嬉笑胡闹 着。一直到这一刻,我才稍微感受到一些些出来玩的气氛。
   
   
 ***********************************   
   
   结果我们在园区里边走边闹,又玩了过头,回到餐厅那边已经中午了。上完 厕所我就和阿良他们一夥人分开,好不容易在门口的座位表,找到了『高二乙第 六组』的桌号,我们的桌子在第十四桌。
   
   在广大吵杂的餐厅中,我好不容易找到我们那组人的身影。除了我以外,其 他人都已经就坐了,而且桌上也摆了两道菜。
   
   远远看还好,走近我才发现,尴尬的事来了,八人座的圆桌,剩下两个空位, 孟真旁的一个位置,摆着她的包包,而且那个位置在内侧,想坐还得挤得进去; 另一个位置,就在我面前,只是…左边是妍萱,右边是暐榕。逼不得以,我只好 硬着头皮走上前,拉开那张板凳坐了下来。
   
   「不好意思,来晚了。」明知道没人会搭理我,我还是这样说。
   
   「许建文,白饭在后面那边,要自己去盛。」担任桌长的癡汉,竟然回应了 我,真没想到他会这么好心。
   
   「我…帮他盛好了。」妍萱把她面前多的一碗饭推了过来。
   
   「厚~好贴心喔。欸,老婆,你也学一下人家小萱好不好?」癡汉说。   
   「去死啦你。」孟真白了他一眼。
   
   我转向左侧看着妍萱,她眼睛笑弯弯的,看起来就好像真的没有在生昨晚的 气的样子。我从她身后才注意到,何宇民就坐在她隔壁的位置,默默地吃着碗盘 里夹好的菜。
   
   因为有点口渴,我把妍萱帮我倒好的饮料,一口就喝光了。好不容易,桌上 其中一道菜,转到了我面前,我才刚要夹,就听到右侧又有人说话了:
   
   「宝贝,怎么不帮你椅伴倒个饮料呢?」坐在我右边的右边的阿堂说。   
   「啊,不用啦,我自己来。」看到夹在我们之间的暐榕,迟疑了一会,好像 真的要拿起我的空杯帮我倒,我赶紧出声,自己接过饮料来倒了一点。
   
   「来,宝贝,我们一起敬建文一杯吧。」这…是在干嘛啊?我看到他用手轴 顶了暐榕一下,她才不是很情愿地拿起杯子。
   
   「不…不用啦。」他突然其来的举动,真的吓了我一跳,我想暐榕也是吧。 但看到他们两人都举杯子向着我了,我也只好举起刚斟满的饮料对着他们。   
   「感谢建文兄平常这么照顾我们家宝贝,来,我敬你。」阿堂一口把玻璃杯 中的饮料喝完,就好像大人在乾啤酒一样。我用余光瞄到暐榕,她的脸色不是很 好看,拿着杯子就口,只沾了一下就放下来,她从头到尾,都低头看着桌面,没 有看阿堂,也没有看我。
   
   「哎呀,建文,这么叫你好不习惯,其实我跟她啊,私底下都叫你奶油哥说, 因为你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好像个奶油小生一样。我这样叫你,不见怪吧?」阿 堂说。
   
   「随…随便。」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说,好像有种贬低人的意思,听起来 实在让人不太舒服。
   
   「欸,奶油哥,你说这饮料喝起来是不是很没意思,不如晚上我们买点酒, 大家一起来喝两杯如何?」
   
   「好啊好啊。」坐在他右边的癡汉覆议。
   
   「不好吧,我们都还未成年欸…」
   
   「拜託,也才差没几个月而已好不好。」阿堂说。
   
   「对嘛,而且难得出来玩,我看我们这一组啊,应该是全班最闷的吧。不喝 点酒来嗨一下解解闷,怎么行?」他隔壁的癡汉又插进来说。
   
   「不要吧,万一等下老师来巡房,被查到了就不好了。」我说完,瞄了何宇 民一眼,他对他们的提案,一点意见都没有,只顾吃自己的,好像置身事外。   
   「靠,谁管那老傢伙啊,把房门反锁不就得了。」癡汉接着说。
   
   「不好啦,要喝…你们自己喝就好了。」
   
   「该不会,你还没喝过酒吧?奶油哥?」阿堂说。
   
   「我…有喝过一点啦。」
   
   「欸,别假了。烧酒鸡、薑母鸭的那种可不算啊。我看你这样,就是没喝过 酒吧。我告诉你,人不轻狂枉少年,一定要喝过酒才能转大人,今晚第一次就给 他喝下去吧,嗯~?」阿堂继续说着。
   
   「再…再说吧。」他真的很烦,我实在是不太想理他。
   
   「来~烧喔。」送菜的阿姨从我和暐榕之间穿了进来。
   
   还好有她打断,才没让他们能继续这个话题。阿姨首先端上的是一碗海鲜热 汤,接着还有一盘炒青菜,最后还端上一盘上层铺满蟹壳的蟹黄米糕。
   
   「哇靠,有螃蟹欸。妈的,我就说昨天那间海鲜餐厅怎么没有螃蟹,烂死了, 还好今天有给我吃到。来宝贝,你也吃一块吧。」阿堂说着,竟然给暐榕夹起菜 来。想不到他也有贴心的一面。只是那一大块的螃蟹蟹壳,把她小小的碗都给盖 住了。
   
   「我…对海鲜过敏。」暐榕小声说。
   
   「唉,早说嘛,那我吃掉了。」阿堂说着,又把那块蟹黄夹了回去。
   
   因为桌上的菜餚越来越多,他们也就只顾着吃了起来,没像刚才那样,一直 想找话题瞎聊。送餐的阿姨隔没多久,又送来一整尾的清蒸鱼,还有一盘豆鼓鲜 蚵。我看到那盘鱼,底下还有火在加热,经过面前时,我直接帮妍萱继续往旁边 转了过去,因为萱她不爱吃鱼,尤其是这种整尾的。
   
   「欸,阿堂哥,这蚵仔好鲜啊!跟你说,多吃点,晚上下面才会并蹦叫呀。」 癡汉兴奋的说。
   
   「对哦,那我来多吃点。」阿堂拿起汤匙,舀了一堆蚵仔到他的碗里。   
   难道他们今天晚上又…又想跟昨天那样乱搞?癡汉他怎么也知道了他们昨晚 的事?对,昨晚阿堂他的动作,连我在对角的这床都注意到了,更何况是癡汉他 们,他一定也知道他们昨天做了什么。经他一说,昨晚看到的那些画面,一瞬间 又浮上脑海。一想到就坐身边的暐榕,昨晚被阿堂在被子里…,我心里郁闷的又 没了食欲。
   
   「来,上菜喔。」送餐阿姨又端来一盘东西,是包着内馅的炸物卷。
   
   「欸,宝贝,这看起来很好吃,你怎么不夹?」阿堂说着,又好像很贴心似 的,从转到他眼前的盘子上,夹了一块炸物卷到暐榕的盘子里。我看到她犹豫了 一下,正要夹起来吃…
   
   「等一下!那个…里面好像有包花枝的,榕榕…暐榕,你可以吃吗?」我想 起刚坐下来时看过的菜单,那好像是炸花枝卷。
   
   她听到我这么说,才把筷子夹着的炸物,放回她的盘子上。
   
   「哎呀,又不能吃啊,那还是给我吧。宝贝,还好你的椅伴有在注意,他真 的很照顾你,对吧?」阿堂边说,又把那块炸花枝卷夹回他的碗中。
   
   「来,奶油哥,我再敬你一杯吧!」阿堂又向着我举起杯子。
   
   「喔…喔。」我把杯子也拿起来,双手举杯回敬他。他眼睛直盯着我瞧,那 个锐利的眼神,才看了一眼,就让人感觉不是很舒服。我赶紧低下头,饮料就口, 也跟他一样地喝光了。
   
   
   这一顿饭,感觉吃的比昨天中午那餐还要久、还要难熬。还好到最后几道菜, 阿堂那傢伙就提前离席,应该是出去抽烟了。
   
   
   「文…我等下,还是跟真真去逛喔。」妍萱凑到我耳边说。
   
   「喔,好。」
   
   她吃了点最后上来的水果盘后,就跟着孟真一起离开座位了。我才想到现在 暐榕就坐在我隔壁,而我们彼此的伴都不在身边。正努力地想,该要跟她说些什 么,她就站起身默默地往她的好姊妹那桌走去,只留下我跟何宇民两个人,在空 荡的餐桌上,吃着剩下的水果。
   
   
 ***********************************   
   
   大夥的嬉闹声在夜晚的泳池中回荡…
   
   「小淳!快点,把球给建文!!」阿良大喊着。
   
   俊宏和玟菱已经往她那过去,准备要包夹她了。我奋力划着手上的桨,尽量 让小舟能摆脱身后也加速划着追过来的阿平。
   
   「啊!!」韵淳一声惨叫,球稍微传歪了,但离我不远,我奋力的划,让小 舟在池子里快速飘移。拾起那个漂在水面上的球,我孤注一掷,「唰」的一声, 球应声破网。
   
   「靠!怎么可能,你也太唬烂了吧!!」阿平在后面吼着,我自己也感到不 可思议。
   
   「哈哈哈~赶快去买饮料吧,记得喔,我们小淳的要去冰半糖。」阿良得意 的说,好像这球是他投进的。
   
   「靠,都是你啦,说要什么插赌,又不好好守他。」上岸后,俊宏在一旁哀 哀叫。
   
   「我怎么知道,我想说是在泳池里啊,又不是真的打篮球,怎么可能这样的 中距离也投的进。」阿平说。
   
   上了岸后,我赶紧擦了擦浸湿的身体。虽然白天南部的气温好像还在夏天, 但入夜以后,其实还是有点凉,尤其是身体湿答答的时候。我坐在池子旁边的躺 椅上休息。擦乾身子后,乾脆整个人躺了下来。虽然没有太阳,但这种感觉还是 挺享受的,尤其是听着他们两人还在我为我刚刚投进的、最后致胜的一击在吵着。   
   这一刻,终於有了点在渡假的感觉。从那顿午餐之后,我整个下午都跟阿良 他们泡在一起。我们餐后又在森林公园里待了一两个小时,之后的行程是去海边 的灯塔风景区;晚上回到渡假村后,晚餐的自助餐,我也是跟他们同桌一起吃的。   
   也不是没想要再找妍萱跟我们一起,但她今天好像说好了,都要陪着孟真的 样子,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还在生着昨天的闷气?但不管是什么原因,我想稍微 给彼此留点空间也好。当然,前提是她不会受到何宇民的骚扰。
   
   说到这个,真的还好何宇民是轮到今天跟她同座,因为后来的路程,一个比 一个还短,每次上车没十几分钟就到目的地了。所以我想,唯一需要担心的,是 待会就寝时床位的问题。
   
   关於这点我也想过了,我想等会回去,可以和妍萱一起待在客厅看电视,只 要在那边待到够晚,老师不会来巡房,再回去我们的床睡就好了吧。就算看电视 时,可能得跟那几个人一起窝在客厅,甚至是要打牌,我想都没关系,反正忍一 下就过了吧。我心里这么盘算着。
   
   「哇靠!」拿起手机一看,竟然已经九点了,真的也该回去了。虽然刚刚出 房门时,房内只剩三个人,妍萱和孟真两人在客厅里看电视聊天,而何宇民一样 躺在床上看他的平板。癡汉和阿堂则是相约一起去交谊厅打撞球了,但万一待会 他们回去了,找她们两个女生一起打牌怎么办?或者妍萱不想打,被迫回到房间, 被何宇民拉上了他的床…那不就更糟了。
   
   至於暐榕,她应该也跟我一样,在那个房里待不下,一吃完晚餐就没回去过, 应该是跟着她的好姊妹们去她们房间里了吧。希望她越晚回来越好,最好都不要 回到那个房间内!
   
   我刚想要起身跟大家说要先走了,就听到池子后面的长廊,传来两个男的熟 悉的声音。
   
   「欸,阿堂哥,不要这样啦,那我只剩一颗欸,拜託还我啦。」好像是癡汉 的声音。
   
   「妈的,有这种好东西,不拿出来分享一下!这个我要了,你自己再想办 法!」阿堂说。
   
   「唉唷,别这样啦,阿堂哥…」他们的对话渐渐消失在长廊。两人走的方向, 并不是回房间去,而是向着园区大门,看样子应该是要出去吃消夜或买些东西吧。   
   
   「建文!建文!!快下来喔,他们又来了啦」阿良在池子里大声说。
   
   「快点啦,我们要上诉!」俊宏说完,也跟着跳下水了。
   
   「还来啊,我差不多要回去了欸。」我站起身说。
   
   「妈的,还那么早,你不要赢了就想跑喔!」阿平在水里边发抖边喊着。   
   「哇勒,我们连饮料都还没喝到勒。」我提醒他说。
   
   「她们女生去买了啦,你赶快下来,这场要是再输啊,我就…」阿平犹豫着。   
   「就怎样啊,这次要加赌什么?」我说。
   
   「哎,再加码一块鸡排啦。」
   
   「好啊,来呀!」我边说边往池边去。
   
   我想癡汉他们才刚出去逛,应该没那么快回去吧。於是我「噗通」一声,也 跟着跳进冰冷的泳池里,展开我们二对二的水上男篮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