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衔尾蛇](2)作者:laojiang

[衔尾蛇](2)作者:laojiang

前文:viewthread.php?tid=9177611page=1#pid96101116
字数:3426

                衔尾蛇

作者:laojiang
2014/09/11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二)

  梦,凌乱的梦……画着红圈的门、晃动的人影、女人的哀求、男人粗鲁的笑
声、被侵犯的女人、戴耳环的男人、锋利的刀刃,然后是满手鲜血的我看着眼前
这个裸体女人。她是谁?我是谁?黑暗淹没了一切,只留下我孤零零的站在血泊
中,一双双流泪的眼睛如萤光般在週围亮起,不甘,不信,愤怒,恐惧,天真。

  ……

  我猛地坐起了身子,电话的铃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格外刺耳,雨还在不停地下
着,我下意识的提起了话筒。

  「1157,忘了这件事,好好过你的日子,这对谁都好!」语音低沉而沙
哑,如阴影里的毒蛇。

  「你是谁?是你!」我愣了下,恍然大怒,刚说了两句对方就挂断了。我楞
了会,猛地扯起电话扔在了墙上。

  夜雨过后的清晨依然淅淅沥沥下着雨,天气阴郁得让人透不过气,一上午接
到了无数的慰问电话,虚情假意的安慰里透着幸灾乐祸的噁心。看着眼前高楼林
立的城市,我正想关机,这时刚子打来电话了:「宋哥,刀疤刘想见你一下。」

  「有线索了吗?来我的私人公寓,贵玉蓝庭1705。」我的心猛地一紧。

  午饭时分,刚子和刘阳来到了我的公寓。

  「宋先生,这个买卖我不接了,这是你给的支票,你看下。」刘阳连坐都没
坐下,赶紧掏出了支票。

  「这个城市里还有刘哥办不成的事?」我看着眼前这个面目兇狠、目露兇光
的男人,他脸上的刀疤又多了一条,变成了十字疤,新伤疤上还露着红肉,格外
狰狞。

  「哪里,哪里,我就一混混,哪有那幺大能耐。」刘阳见我看着他,眼神躲
躲闪闪的,透着六分畏惧,四分疑惑。

  「这样吧,这地头,刘哥人多眼广,这事我自己做,但拜託刘哥帮忙多打听
打听!这是劳务费。」我收下支票撕毁,又开了一张十万元的支票。

  「一定!一定!」他有些怪异的看着我,拿了支票,忙不迭的走了。

  「靠,这还是在道上混的地头蛇!」刚子不满的啐了口。

  「我们自己想办法吧!刚子,你下午和我回一趟家。」

  轰隆隆的雷声又滚了过来,在雪白的闪电中我看见自己倒映在玻璃中的面容
有些狰狞。

  家里依然那幺乾净,门上的红环、沙发上的血迹、卧室里的污迹都已经被清
理了,房间里乾净整洁,空空蕩蕩,了无生气。

  雨后的阳光格外柔和,照在阳台的绿萝上,焕发着勃勃的生机。照片里的妻
子和儿子笑得是那幺甜美、幸福,她会背叛我吗?心甘情愿的被别的男人压在身
下,肆意地享用,用她那紧窄火热的蜜处层层叠叠的包裹着别的男人的肉棒,让
他放肆地揉捏着她高耸弹性的乳肉,让他在体内脉动喷射,让火热的污渍涂满她
的腔壁。

  不是的,那绝对不是我认识的女人,她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我们的欢爱
重质重量,每次我们都能够得到极大的满足,配合度也非常好,所以对于说她出
轨,我是万万不能接受的,而且根本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

  「畜生,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抚摸着照片里的那一张张笑脸,我把这个
诅咒深深的刻在心里。

  一个白色的亮圈骤然出现在了客厅的地板上,金色的束带环、中空的落日、
红色喷漆、戴圆形耳环的男人,细碎的画面闪回过后,光圈就不见了。

  「刚子!」我大喊,把发现告诉了他,他沉思了一阵,探头在两边窗户各望
了一会,「宋哥,在对面!五楼。」他指着厨房正对的另一幢楼说道,我顺着看
去,没发现什幺。

  「刚才,被阳光反了一下。」

  「看清楚了?」

  「嗯!」

  「我们过去!」

  「宋先生。」在我们走到楼下的时候,骤然碰到了棱角男和大眼睛女警。

  「我有要紧事。」我有些不耐的想绕过凭空出现的他们。

  「宋先生,我们也有些紧急情况想你配合我们调查下。」棱角男不动声色的
挡在我们面前。

  「张警官,我们找到了杀害宋哥家人兇手的线索了。」

  「哦?那我们一起去吧!」

  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带着他们一起赶往5楼,一路大家都沉默不语,一股不祥
的气氛在沉默中渐渐地发酵,我心中有些不安,跟加急了脚步。

  「笃笃笃……」张警官礼貌的在门上敲着,屋里无人应答,但似乎有些悉悉
索索的声音,「砰砰砰……」我用力踹了几下。

  「谁呀?」一个矮矮、胖胖、面色苍白的男人愤愤的打开了门,看到我,有
些惊讶:「你这人怎幺这幺无聊呀?喂,私人住宅,你们怎幺能……」

  不可能是他,我快速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胖子。那幺……我冲过客厅,一脚
踹开了卧室的门。

  密闭的窗户使屋子里充满着一种怪味,地上满是纸团,闭合的窗帘中间架着
一个望远镜般的东西,屋里摆放着一台电脑,萤幕上正播放着一段女人洗澡的视
频。这个龌蹉的家伙,但或许他看到过……

  张警官也跟了进来,看了一眼房间,「刚子、小丽,看牢那个胖子!」我们
齐声大喝道。

  屋外一阵骚乱,有人夺门而出。

  「别跑!」

  「站住!」

  看着肥硕的胖子比耗子还精,不知道怎幺的就甩脱了刚子和女警,等我们发
现他的时候,他却已经死了,死在了消防楼梯的拐角,他的眼里充满了疑惑和恐
惧。

  「宋先生,鑒于又发生了新的谋杀案和一些新的线索,等鑒证拍照取证后,
我们再联繫你。最近一段时间,请你务必保持联繫,若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派人
24小时保护你。」张警官对我说。

  「我的朋友能照顾好我,希望警官能早日抓到兇手。只要有需要我的地方,
我随传随到!」

  我握紧了手里的U盘,那是刚才在混乱中我在胖子的电脑上获得的。16G
的U盘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文件,有BT种子,有一些AV女优的图片,有一些
A片,还有一个注明为精品的文件夹,点开一看,都是胖子偷拍的图片和视频,
前面是一些养眼美女的时尚照,妻子的也有几张在内,后面很多都是用红外线拍
的,很模糊,都是洗澡、换衣服之类的。视频类有十几个,很多都是换衣服的,
有两个是在客厅里晚上做爱的,人都很模糊,有时只有一两条腿。

  当我点开编号2018000879视频的时候,心猛地一沉。

  由于是白天,画面很清晰,妻子正在厨房準备食材,似乎有人来了,妻子开
了门后又回到了厨房忙碌。由于画面的焦点是妻子,所以只能看到男人的一双脚
走向了卧室,看着画面里妻子平静柔美、透露着点小幸福的脸,我的脸不由得阴
沉了下来,这是什幺时候的事情?那个男人不可能是我。

  正思索着,男人从卧室走了出来,他头上竟然戴了一个绑匪似的面具,下体
一丝不挂。他从身后抱住了妻子,双手伸进了围裙里,妻子娇羞的挣扎了几下,
转头看见男人这副装扮,和他说了几句话,似乎要用手揭开男人的面具,男人一
把吻住了妻子,在围裙里的手大力动了几下,妻子就有些软绵绵了。

  男人在妻子耳边耳语了几句,妻子羞红脸轻轻的打了他几下就不再挣扎了,
男子的手在围裙里继续活动着,妻子情动地回身和他激吻了起来。

  白色的家居服被脱了出来,扔在了地上,肉色的胸围被脱了出来,也扔在了
地上,男人一把拉紧围裙下襬,一对洁白高耸的乳峰弹了出来,男人用手猛烈地
包围着、揉捏着,妻子难耐地扬起了头,和他激吻着,双手好像在男人下体摸索
着,一副慾焰高涨的样子。

  我怒不可抑的冷冷望着电脑,竭力控制着使自己不砸坏萤幕,这样的妻子值
得自己为她报仇吗?这还是那个贤慧、善良,只把满腔的激情都为自己点燃的妻
子吗?

  镜头完全聚焦在他们身上,男人的手把洁白的乳肉压扁、捏长,不时地用手
指刮着依然挺立的殷红,另一只手在看不见的地方抽动着,他们俩舌吻的唾液丝
在镜头里清晰可见。

  妻子想起了什幺似的,伸手去拉百叶帘,刚拉了一半,男人已从背后进入了
她,她的身子猛地一僵,然后摇晃了起来。一只沾满体液的手指插进了妻子的嘴
里,她眼神迷离的舔咬着。

  男人一边抽插,一边低下头来在她耳边轻语,也许是环境使然,也许是男人
的话,没几下妻子就猛烈地高潮了,白皙的脖子上都可以看到血管了,整个上身
绷得紧紧的。男人把她抱起来放在了厨台上,由于百叶帘的阻挡,只能看到脖子
以下的部位。

  男人又一次进入了她,妻子双手支在身后,洁白修长的大腿很自然地交叉在
男人的臀后,方便与男人交媾,她挺起自己的胸部,方便男人舔吸噬咬自己的乳
肉,洁白的身子上满是细密的汗珠,皮肤还散发着淡淡的绯红。

  不知抽插了多久,男人终于不动了,其间妻子又来了两次高潮,两个人的汗
水和体液都混在了一起。镜头对準了两人的结合处,那里肌肉都在微微的抖动,
交接处的毛髮凌乱不堪,一股浓白的液体正慢慢地溢了出来。

  妻子从厨台上被抱了下来,整个人都还在高潮的余韵中,只看见她身子在他
怀里靠了会后,便蹲下身子伏在他的身下……

  我麻木的从头看到了尾,心里空蕩蕩的,又火辣辣的。

  《超美人妻家居中出》,XXXX年XX月XX日,时长36分53秒,格
式MP4,大小1.5GB,不经意间看到文件的详细资料,我有些空白的大脑
彷彿有电光闪过。

  「咚咚咚……」门被敲响了。

  「张警官,有事吗?」

  「宋月明,有关XXX血案和刚发生的501杀人事件,我们要请你配合调
查,一会鑒证科的同事会带你去取样;我们要搜查你所有的住宅,如果你拒绝的
话,这是搜捕令。」棱角男冷冷的看着我,那眼光让人非常不爽。

  「你是说,我是兇手?!」真是荒谬!我不能置信地望着一堆警察冲进了我
的公寓。

  「準确的说,你是第一嫌疑人!还有,你可以请律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