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留学往事】(8)

【留学往事】(8)

 晓妍与胡斌在一起半年多了,这半年多她过的并不愉快。几乎失去了所有的 朋友。在国外我们学习任务很重,国外的大学可不像国内那么好混,所以在国外 的留学生都会有一个习惯,就是大家分工学习,每人负责专研不同的课程,再互 相讲解重点,这样能大大节省学习时间。
 
  但由於我的原因,晓妍离我们的圈子越来越远,虽然我公开跟朋友请求过不 要排挤晓妍,但晓妍自己却不再愿意跟我们这群人走的太近,尤其是她不知道如 何面对我,这导致她学习也很吃力。
 
  爱情坟墓原则也同样适用於她和胡斌,新鲜感越来越少,话题越来越少,胡 斌对晓妍的话也越来越少。俩人住在一起久了,自然会发现彼此的缺点,晓妍有 时候稍微有点邋遢,而胡斌是一个有洁癖的人。以前我看见晓妍乱丢内裤,我会 套在头上装色狼扑过去玩弄晓妍,而胡斌看到晓妍乱丢内裤就会不高兴。
 
  胡斌比晓妍大五岁,开始的那种成熟稳重的感觉在晓妍的眼里慢慢变成了无 聊和乏味。
 
  晓妍时不时就会想起跟我在一起过的那些荒唐日子:想起我俩为了省几块钱 走几站地去买菜。想起98年多伦多百年不遇的大雪,门都被雪堵住了,整个城 市瘫痪,我俩困在屋子里两天不穿衣服没日没夜的做爱。想起在河边我趁她滑直 排轮,站不稳的时候从后面胸袭她。想起我俩考试前在学校图书馆临急抱佛脚, 彻夜的学习。想起我们过去一群朋友周末聚在一起喝酒谈心。甚至有时她会觉得 我过去半夜带她吃的路边摊热狗比胡斌带她吃的牛排还要美味。
 
  太多太多的回忆让晓妍时不时的就会想起我。
 
  而摩羯座的晓妍心高气傲,她甚至都不愿意面对我,又何谈主动提出回到我 的身边呢。
 
  转折发生在2005年晓妍的母亲来加拿大看她。晓妍是个乖乖女,她不想 她妈妈知道她和男人同居,就连之前我俩恋爱的事儿她都跟家里一直保密。所以 她搬离了胡斌的家,自己租住了一个公寓。胡斌极不情愿的帮晓妍搬家。
 
  来自一个城市的留学生父母在国内一般都有联系,所以晓妍妈妈这次来加拿 大,我们几个的父母都托她带了不少东西给我们。晓妍的妈妈一到加拿大,就把 我们四个男生召集了过去取东西,还顺便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妈妈的味道~) 
  让我们几个享用。
 
  时过境迁,晓妍依旧那么美丽,只是瘦了一些。这么久过去了,再次坐在同 一张桌子上吃饭,我的内心依旧无法平静,我感觉心像被人在一刀一刀的切割, 老实说那顿菜我根本吃不出味道,但还要装着很好吃的样子,大口大口的咽着米 饭。我俩之间那尴尬的气氛,郑宇、东子和Kidd都明白。为了不让晓妍的妈 妈看出端倪,他们一边夸晓妍妈妈手艺好,一边风卷残云般的席卷桌上的美味佳 餚.
 
  晓妍的妈妈似乎是觉察到我俩之间的异样,她好奇的看看我说:「小明啊, 你跟晓妍是最早一个飞机一起出来的,你可一定要帮阿姨好好照顾晓妍啊,最近 晓妍电话里都没提到你,你俩是不是闹彆扭了?同学之间,要互相关照啊。你看 你一直闷头吃米饭,阿姨做的菜不好吃吗?你嚐嚐这个红肠,阿姨特意带来给你 们吃的啊。」
 
  「阿姨您别误会,我跟晓妍没矛盾,我俩在学校经常一起学习,我们在国外 都互相帮助,不信你问问他们仨,您绝对是多虑了。」
 
  「是啊,阿姨,您多虑了。」东子也在一旁附和。
 
  我嘴上说的轻松,心里却一直在滴血,分手前的镜头一幕幕的重现:
 
  晓妍戏虐的问我:「方明,你又能带给我什么?」
 
  晓妍鄙视的看着我:「方明,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晓妍歉意的面容:「对不起,方明,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晓妍上了胡斌的车,在我的视线中消失的背影……
 
  这些都深深地刺痛了我。
 
  我想到了晓妍被胡斌架起的双腿,我想到了胡斌用鸡巴刮蹭晓妍穴口时晓妍 那害羞的神情,我想到了晓妍随着胡斌抽送那颤抖的乳房,我想到了晓妍被胡斌 撑满的肉穴不断涌出淫液,我想到了晓妍为胡斌叫出那诱人的声音,我想到了晓 妍被胡斌操出的一身红韵,我想到了晓妍高潮时绷直的雪白脚丫,我想到了胡斌 心满意足的抽出鸡巴,看着精液从晓妍的肉缝中缓缓流出的情景。
 
  我真心想骂娘,那一刻我真心想对晓妍的妈妈说:「阿姨,我俩在一起交往 四年了,我照顾你女儿四年,我可能做的不好,但我绝对真心实意,而你女儿认 识了一个2b约会四次就把我甩了,就跟人家上床了!」
 
  但这些话我又怎么可能真的说出口,伤害晓妍的话我永远不会说。
 
  我挂上虚伪的微笑:「阿姨,这红肠真是太好吃了,咱们哈尔滨的红肠真是 最好吃的。」
 
  阿姨满意的笑了。
 
  吃完饭,晓妍说不舒服就回到卧室休息了,我们又坐了一小会儿,陪晓妍的 妈妈聊了一会儿才离开。
 
  回家的路上,我开着车,思绪万千。
 
  郑宇拍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晓妍对你还是有感情啊,我们都看出 来了。」
 
  东子:「是啊,明少,你是不是也希望有机会复合啊?」
 
  Kidd:「我见过胡斌,长的贼鸡巴磕碜,晓妍怎么能看上他呢?明少, 晓妍要是回来你可千万别答应,好马不吃回头草啊,那骚货长的就欠操,你让她 回来早晚还得给你戴绿帽子。」
 
  我摆出一个装逼的表情:「男人的底线我还是有的,她当初选择跟胡斌睡了, 就应该知道我不会再接受她了,怎么可能再复合,就算她愿意回到我身边,我也 不会同意,太髒了。」
 
  内心深处的我当然希望晓妍回到我身边,但她居然为了那么龌蹉的一个男人 离开我,真的让我颜面扫地,我怎么可能在朋友面前表现的那么不堪。再一想到 她那完美的肉体被胡斌肆意玩弄,我就真的没有勇气再次接受她了。
 
  东子:「你拉倒吧,明少,你我们还不清楚吗?你那么心软,晓妍哪天回来 求你复合,或者乾脆脱光衣服劈开腿给你操,我就不信你俩不复合。Kidd你 就跟傻逼一样,你现在图痛快说晓妍坏话,哪天明少跟晓妍复合了,这些话传到 晓妍耳朵里,到时候你看明少是要晓妍还是要你?」
 
  Kidd:「当然要我了,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吗?」
 
  郑宇:「说的对,手足可以断,衣服不能换。」
 
  Kidd:「……,你妹啊,明少,我刚才什么也没说啊,晓妍还是不错的, 那身材,美到爆啊。」
 
  我无奈的摇摇头:「你们别闹了,我发誓,我俩不会再复合了,拉出来的屎, 还能坐回去吗?」
 
  晓妍的妈妈来加拿大,最不爽的人肯定是胡斌了,习惯了与晓妍一起过性生 活的他,已经两个月没碰过晓妍了,晓妍隐瞒了与我一起四年的恋情,同样也隐 瞒了她与胡斌的恋情,这让胡斌非常不爽。
 
  又过了几天,东子放学后一回到家就跑到我的房间,转身关上了房门,一副 神秘兮兮的样子。我看他那样有点滑稽,就不解的看着他。
 
  东子:「明少,今天上311(课的代码),我去晚了,就坐在最后一排, 我看见晓妍旁边坐了一个2b,肯定是胡斌,她俩一直在纸上写东西传递信息, 下课后我看晓妍把那张纸扔垃圾桶了,哥们儿给你捡回来了~」
 
  说着东子掏出了一张演算纸,献宝一样递到我面前,上面你来我往写了很多 字,我一眼就认出了晓妍的字迹。
 
  胡斌:「宝贝儿,你不接我电话呢?」
 
  晓妍:「我妈在我旁边,我有时候不方便接电话。」
 
  胡斌:「你妈什么时候走啊?你什么时候搬回来啊?」
 
  晓妍:「分开这阵子,我感觉自己一个人住也不错。」
 
  胡斌:「宝贝儿,你让我做和尚啊?」
 
  晓妍:「我妈来了,我放学就要回家陪我妈。」
 
  胡斌:「你怎么还不告诉你妈你有男朋友?你打算什么时候介绍我啊?我还 想开车带你妈去尼加拉瀑布玩呢」
 
  晓妍:「我不想我妈知道咱俩的关系,我妈要是知道了也不会同意咱俩交往。」 
  胡斌:「怎么了?你妈还能嫌弃我啊?那我就告诉她咱俩已经生米煮成熟饭 了,再不行我就把你肚子搞大再去跟你妈谈。」
 
  晓妍:「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我不想我妈知道咱俩之间的事。」
 
  胡斌:「咱俩之间什么事儿啊?」
 
  晓妍:「你这么烦人呢?」
 
  胡斌:「宝贝儿,俩月没做了,想不想?」
 
  晓妍:「上课呢,别说这些行吗?」
 
  胡斌:「可是小斌斌好想小妍妍啊。(我分析这里应该是他们给生殖器起的 外号,我好想呕)」
 
  晓妍:「我可不想。」
 
  胡斌:「是谁想要的时候摇屁股求我后入的?每次快高潮的时候是谁求我操 深点的?」
 
  晓妍:「胡斌,我不想跟你说话,我上课呢。」
 
  胡斌:「晚上来我家,要不我就去跟你妈好好谈谈。哪有丈母娘不认女婿的。」 
  晓妍:「你什么意思?你到底要怎么样?」
 
  胡斌:「我想你了。」
 
  晓妍:「放学我会去你家,现在我不想跟你说话。」
 
  胡斌:「五点我在家做好吃的等你哦。」
 
  我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下午5:30,不出意外,这会儿晓妍的嫩穴肯定 又被胡斌的粗鸡巴撑开了,肯定正抽送呢,也不知道戴没戴套子,两个月没跟他 做了,不知道晓妍的嫩穴能不能立刻适应胡斌的粗鸡巴。我的心又开始揪痛起来。 送走东子,我打开了电脑,看着电脑上晓妍的照片,默默的撸了起来。
 
  又过了半个月,在晓妍多次拒绝胡斌的求欢后,不知道胡斌是真心希望挽回 感情,还是纯心想让晓妍难堪,居然真的去找到了晓妍的母亲。以下这些内容都 是后来晓妍告诉我的。
 
  胡斌:「阿姨您好,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胡斌,我是晓妍的男朋友。」 
  晓妍妈妈上下打量了一下胡斌:「晓妍?这什么情况?」
 
  晓妍:「我俩只是普通朋友,他追了我一阵儿,我还没决定要不要答应。」 
  晓妍妈妈装作镇定自若的说:「阿姨没别的意思,但是阿姨觉得你们现在应 该以学业为主,阿姨不同意你们交往。」
 
  胡斌:「阿姨,我俩已经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老实说您来这边之前,晓妍 一直跟我住在一起,我还不是晓妍的第一个男人,她以前跟一个叫方明的男生住 在一起。」
 
  晓妍气的脸色铁青。
 
  晓妍妈妈的脸也不是好颜色了:「我的女儿不是随便的人,而且不管你们之 间有什么事,我都不会允许你们在一起,以后希望你不要纠缠我们家晓妍。」 
  胡斌走后,晓妍的妈妈非常生气,虽然晓妍不承认,但她心里清楚,胡斌的 话肯定不是假话。她狠狠的批了晓妍一通:「这什么啊这是?这男的整个一个臭 无赖啊,这种男人你怎么能找呢?方明也是个不上进的,你找的这都是什么啊? 
  你不小了,你该好好规划一下自己的人生了,你要气死妈妈啊?这要是你爸 知道了不打死你才怪!「
 
  没多久,晓妍的妈妈就结束了探亲,返回了哈尔滨。而晓妍也开始了一个人 的独居生活。
 
  独居生活很苦,晓妍每天都是学校和家两点一线的生活。晓妍和东子有几门 课是一样的,他俩有时候也会聊上几句,她从东子口中偶尔会了解一些我的情况, 并试探着问东子,还有没有机会跟我复合。看到东子为难的表情,她也就不再多 问了。
 
  东子回到家自然会跟我说这些事,问我的意思,我还是那句回覆,拉出来的 屎,还能坐回去吗?
 
  拉出来的屎还能坐回去吗?
 
  答案是可以,别人我不知道,至少我坐回去了。
 
  事情的转折是05年末,我们这批留学生都面临重新办理study pe rmit(加拿大特有的留学许可证),其中一个环节需要bank stat ement(资金证明),要求个人银行户头里存有20多万以证明有经济实力 在加拿大学习生活。当时我家里正好遇到经济问题,我没法跟家里开口要钱,而 身边这几个死党都面临跟我一样的窘境,20万也不是小数目,谁也拿不出多余 的钱借给我。正在我一筹莫展,寝食难安的时候,东子有一天找到了我。
 
  东子:「这是20万,你快拿去存上吧。」
 
  我:「你妹啊,前几天我问你你不是还说你没有吗?早不愿意借我是不是?」 
  东子:「不是,是……这不家里刚给我汇过来的吗?」
 
  我:「你家里前一阵刚给你汇过钱,隔这么几天又汇?你家汇款不用交汇费 吗?」
 
  东子:「你哪来那么多问题啊?给你用你用就完了呗?」
 
  我:「东子,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东子:「你是不是缺心眼啊,你用脚后跟好好想想,老子要有钱早就借你了。 这几个兄弟但凡有钱,谁会信不过你,不借给你啊?」
 
  我内心莫名抽动了起来,并且心跳加快,我似乎已经知道了答案,内心里最 柔软的地方似乎被轻轻的触动了。
 
  铛铛铛,我敲开了晓妍的门。晓妍一看是我站在她面前,一脸的惊愕,她立 刻就紧张了起来。用手抓着睡衣的衣角,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晓妍:「方……方明,你怎么来了?」
 
  我:「谢谢你借我钱,真帮了我大忙了,谢谢你。」
 
  晓妍:「没什么,反正我也不用。」
 
  我:「你为什么以东子的名义借我钱,还让他瞒着我?」
 
  晓妍:「我……我怕你知道钱是我的,我怕你生气不用我的钱。」
 
  一阵沉默……
 
  晓妍发现我盯着她,脸越来越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胸脯随着呼吸上下起伏 着。
 
  我走了进去一把把她横着抱起来,用脚把门带上,径直走进了里面的卧室, 把她扔在了床上。我解开腰带,脱下裤子站在床边,非常冷淡的说了一个字: 「舔。」
 
  晓妍愣了一下,然后羞红着脸爬了过来,用嘴含住了我的鸡巴,非常认真的 舔起来。马眼,龟头的褶皱,蛋蛋,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地方,非常认真的舔了一 遍,然后开始用力的整支吸了起来,两边的脸都凹陷了下去,她一边吸一边还仰 起脸忽闪着大眼睛讨好的看着我。
 
  久违的快感遍佈全身,软软的舌头时不时掠过马眼,感觉像过电一样,我激 动的都快哭了。晓妍的口技有明显的进步,想到她被胡斌调教过了我就莫名的生 气起来。我抓着晓妍的头,轻轻的把鸡巴一点一点插到她的喉咙,她表情有点痛 苦,但她还是强忍着配合我。我还是舍不得晓妍遭罪,拔出了鸡巴。
 
  示意她躺下,晓妍立刻乖乖的躺下来,我先把自己脱光,然后我开始解开晓 妍的睡衣,两个雪白的大奶子映入眼帘,我低下头咬住一边乳头吸允起来,晓妍 从鼻子里发出快乐的哼声。我双手伸到下面把晓妍的睡裤连同内裤一起褪了下去。 手刚扣在她的肉穴上感觉有点扎扎的,我离开晓妍的乳房仔细观察晓妍的肉穴。 
  晓妍下面的毛只有很短的薄薄的一层,显然前不久刚刚整个都刮乾净了,这 是新长出来的阴毛,很短,所以有点硬,有点扎手。晓妍比以前瘦了一些,但两 片阴唇反而比以前厚了一些。我心里又莫名的一股火升起来。
 
  我:「为他刮的挺乾净啊。」
 
  晓妍:「我原本打算我妈一走就跟他分手的,可半月前他威胁说要告诉我妈 我和他的关系,让我陪他……我怕我妈生气,放学后就又去他家了,他非要我把 毛刮掉。」
 
  我:「刮了操的爽呗?」
 
  晓妍:「你别生我气了,求你了,我错了。」
 
  我看晓妍要哭了,我的心又软了,我把她搂进怀里。
 
  晓妍在我耳边带着哭腔说:「方明,你是不是嫌我髒,到现在你都没吻我。」 
  我轻轻的吻上了晓妍的嘴唇,晓妍立刻狂热的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纠缠住 我的舌头,生怕我把舌头抽出去一样。
 
  吻着吻着晓妍就慢慢骑在我的身上了,开始一点点向下,舔着我的乳头,并 用手撸着我的鸡巴,感觉我的鸡巴够硬的时候,晓妍就抓着我的鸡巴在她的穴口 蹭了两下,就坐了上去。刚插进去的时候晓妍浑身都微微的发抖,能感觉到她非 常激动。
 
  不知道是我主观意识作祟,还是我那天状态不好,我感觉晓妍的嫩穴好像没 有以前紧了,以前晓妍的嫩穴一插进去,就感觉鸡巴被紧紧箍住一样。现在插进 去,感觉总差那么一点点。
 
  晓妍用手按在我的胸上,开始一耸一耸的操起来。跟年纪大一些的男人确实 能学到一些性爱技巧。晓妍对於这个体位有明显的进步,上下的频率越来越快, 每次鸡巴抽出来的长度也都基本保持一致。晓妍的淫液依然很多,顺着我俩的结 合处流到我的阴毛上,弄湿了一大片,晓妍的叫声依然动人:「明哥……好舒服 ……啊……」
 
  这么久没做爱,我可不甘心只是躺在床上让晓妍操。
 
  再一对比她以前在上面生涩的套弄我鸡巴的样子,我就一股无名火由心而生。 
  「骚逼,躺下,我可不是胡斌,别用她教你的招数对付我,贱货。」
 
  晓妍一边顺从的躺下劈开双腿,一边怯怯的说:「明哥,原谅我吧,我错了。」 
  我架起她的双腿,跪在她两腿间抽插起来。
 
  我:「你是有多骚?居然给那么一个2b操了,骚货。」
 
  晓妍断断续续的回答:「明哥……啊……我……我错了……我……只爱你… 
  …啊……「
 
  可能是太久没做爱了,很快我就感觉要把持不住了,抽送的频率越来越快, 我身子往前探了一些,双手绕到晓妍屁股下面托起她的臀部,这样她的嫩逼就完 全迎合着我的抽送了,每次都插得特别深,而且还能随时调整抽送的角度。晓妍 已经不顾一切的开始大声的呻吟:「明哥……啊……不行了……好深……啊…… 
  好棒……「
 
  我感觉到晓妍下面已经开始一下一下有规律的夹我了,明显是快到了。
 
  我:「是安全期吗?」
 
  晓妍:「啊……不是……是……危险……期……射……进来……老公……做 我……老公……」
 
  在晓妍高潮的时候,我拔出了鸡巴,大量白浊的精液射在了晓妍的肚子上。 
  晓妍全身粉红,大口的喘着粗气,全身还在一阵阵的颤抖,尤其是小穴,时 不时就剧烈的抖一阵。
 
  我帮晓妍把全身都擦乾净,就去洗手间洗澡了。
 
  出来的时候我看见晓妍躲在被子里抽泣。我坐在她旁边,一边擦着头上的水, 一边碰了碰她。
 
  我:「你哭什么?」
 
  晓妍:「明哥,你是不是嫌弃我?你以前从来不骂我,刚才做的时候,你还 骂我是骚货,你甚至都不愿射进来了,明哥我真的知错了。」晓妍越说越激动, 最后居然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我赶紧抱紧她解释到:「你别这样,我生气是因为我还在乎你。至於我骂你 骚货,并不是我要侮辱你,而是用这种方式增加自己的快感。可能也有一些发泄 对你的不满,但绝对不是我想侮辱你。不内射是因为你今天不是危险期吗?我不 会像以前那样不负责任了。」
 
  晓妍破涕为笑,弱弱的问:「那我能叫你老公吗?」
 
  我:「傻瓜」
 
             我吻上了晓妍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