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童年的几件小性事】

【童年的几件小性事】

自慰是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必须要经历的一个阶段。开始是一个人偷偷摸摸 的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躲在床上玩弄自己的小鸡鸡。再长大一些就可以弄到一些 色情书刊或者电影,边看边安慰自己那还未长成的小阴茎。
 
  上了大学,步入社会,接触的异性多了,性幻想慢慢的减少,当你第一次有 了固定的、可以一个礼拜干几次的性伙伴时,手淫的想法也就淡了。当把女人压 在身下一次次冲击她的阴道,直至产生快感,一泄如注的时候,朋友,你可曾想 过,自慰的感觉是曾经那样的美好…………
 
  小时候住在北京某部委的家属大院里面。整个院子里大部分都是筒子楼(公 用厨房、厕所的一种建筑)。由于楼里没有阳台,大家晒衣物都是在楼下的两棵 树间拉条绳子,然后把衣服搭在上面,很多时候天黑也不会收回去。
 
  正处在青春期的我,生殖器每天都噔棱噔棱的。看见电视里有男女亲热的镜 头,很快就会变硬。从哥们儿那里串过几盘毛片儿,但都因为过手的人太多,很 不清楚。另外房子很小,晚上看着电视手淫会引起家人的注意,所以更多的时候 我会把电视亮度调得全黑,插上耳机,全靠听那些做爱的男女嘴里发出的声音刺 激自己的神经。
 
  恋物是从对着妈妈的内裤手淫,然后再把精液厚厚的涂在略微发黄裤底部分 开始的。试过几次,觉得良心上有些不安。我想大多数号称有“恋母”倾向的朋 友和我差不多,都是喜欢岁数大的女人。如果真的有一天自己的妈妈躺在床上, 叉开腿等着你去插,嘿嘿…………至少我本人还没有这个勇气。当然,别人的妈 妈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凡是手淫过的人都知道,这种事情最怕以下两种情况:1。就要射精时被外 部环境打扰。2。手淫过后被人发现蛛丝马迹。而性幻想对象如果太真实,则心 理负担太重,反之,又很难有从头顶爽到脚底的感觉。
 
  我开始把目标转向了不会说话的女人内衣裤上面。
 
  第一次得手是一个夏天,哪一年记不清楚了。猎物呢?一条月经带!不知道 看帖子的朋友里还有都少人知道那是个什么东东。好东西呀……
 
  我盯住那条咖啡色的月经带已经有一个月了。是的,上个月的这个时候它出 现在了楼下的晒衣绳上。整条月经带是咖啡色的,内衬估计是毛巾改成的。在内 衬的两端各缝上一条短短的松紧带。
 
  这条月经带应该是属于住在一楼,在部里职工食堂卖饭的黄阿姨的。阿姨性 格很泼辣,说起话来声音很大,还时常带出一两个脏字(操、他妈的、丫挺的、 逼,对阿姨来说不算粗口)。阿姨对我不错,在我去买饭的时候,常会把勺子里 的菜盛的多些。然后不忘在我头上或屁股上亲昵的拍一下。
 
  昨天晚上为了咖啡色的她,我下楼三次:7点、9点、11点。失望的我还 以为再也没机会见到它了。没想到今天下午放学时,在一堆花花绿绿的衣服里我 又发现了它。看来黄阿姨的经期迟后了几天。呵呵她做梦也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 有比他老公更紧张她经期的人吧。
 
  我的几次恋物尝试都很成功,正如这次一样。10点刚过,爸妈里屋的灯灭 了。我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等了半小时,当父母匀称的呼吸声传出,我轻手轻脚的 走出家门。楼道里的灯是长明的,我踮着脚尖下了楼,向右一看,“黄阿姨”静 静的睡在那里。我再次左右瞧了一下,四下无人。几步走过去,一把抓下了“黄 阿姨”。然后转身跑回二楼。
 
  我没有回家,直接和“黄阿姨”进了男厕所。两个“蹲位”都没有人,我马 上躲进了可以反锁的那间。我握着“黄阿姨”的手已经冒汗了。借着厕所里昏暗 的灯光,我亲吻了一个月没见的黄阿姨。
 
  月经带上的淡淡肥皂味道沁入我的心田。我用手分开的阴唇,舌头轻轻的点 着她的阴蒂,她因为刺激已经淫水淋淋了,我每点一下,她的身体就颤动一下, 眉头轻皱。我的舌头在阴蒂上打着圈。然后舌尖轻轻滑到她的尿道口,试图把舌 尖捅进去。“嗯,疼!”黄阿姨说了一句,我的舌头马上回到了阴蒂上,轻轻的 舔着。想到这里,我的鸡巴已经涨的很厉害了,包皮已经渐渐褪到龟头下面。 
  我用舌一下一下舔着月经带的内衬,我整个舌头已经贴在了黄阿姨的阴部。 舌尖已经开始轻轻触动她的阴道口。爱液特有的味道让我激动无比,每舔一下, 黄阿姨就轻轻呻吟一下,嘴里含糊的说道:“舒服,真舒服!老公,快来干我 吧!”
 
  我开始用嘴唇轻轻吸她的阴唇,然后用牙齿轻轻咬住她的小阴唇,微微晃 动……“老公,我受不了了,快进来吧。我不行了……快来干我!”她娇媚的呻 吟着。
 
  我用月经带把勃起的龟头裹住,(横着裹,我的太大,竖着裹不住)让毛巾 内衬紧紧缠绕住整个龟头。“亲爱的,我进来了!”说罢,我的鸡巴头先在她的 阴唇上滑动几次,让淫水浸润龟头,然后一寸一寸的挺进。
 
  摩擦的速度加快了。毛巾有些粗糙,让我稍稍有点疼。我的鸡巴完全插了进 去。前戏做的很好,她的阴道已经完全润滑了,完全没有干涩的感觉。我开始轻 轻的前后移动屁股。显然,这样的露骨的挑逗已经让这个女人完全失去了理智和 羞耻心。“快一点,用力一些。使劲插我啊!”她浪叫着。
 
  手上的频率加快了一些,完全充血的龟头已经不再感到疼痛,整个人都陷进 我和黄阿姨做爱的场面。为了更紧密的结合,黄阿姨把她肥白的大腿缠到了我的 腰上,我的身体则完全压到了她的身上。可以感觉到她的乳头慢慢的变硬了。为 了取悦黄阿姨,我把频率变得更快,鸡巴像疯了一样在她的阴道内外出出进进。 “干死你这个浪逼!”我讲粗口了?嘿嘿!
 
  “怎么样?舒服吗?”我问。
 
  “嗯,舒服,别太快了……对,这个频率很好。”
 
  “你的鸡巴倒是左右转转啊,别傻瓜似的只会出出进进。”
 
  “嗯,这就乖了,来,亲一下。”
 
  “嗯~~~别咬我啊!你个小坏蛋!”
 
  …………
 
  “别停,快一点,我快来了。”
 
  “快……快……用力……别停……”
 
  我的龟头在“黄阿姨”的摩擦下开始有节奏的微微收缩了,我知道快射精 了。我飞快的套弄着整个阴茎。
 
  “来了吗?”我问。
 
  “快了,你的鸡巴真大,我里面觉得被撑的满满的。”
 
  “你的也很紧啊。我刚一进去差点射了。好热。哇!!!!你还可以让自己 这样?”黄阿姨听我夸赞她,有些得意了。她用力的收缩着阴道,让我感觉仿佛 有人在她的阴道里为我口交一样。“
 
  “舒服吧!你要伺候好了老娘,以后让你天天舒服!”她淫笑着说。
 
  “不行了。我快射了!”我低声吼道。
 
  “快点!我也不行了,你快用力。”她颤抖着说……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一下一下有节奏的干着她。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节奏加快…………
 
  “啊我来了~~~”黄阿姨喊了一句,两条大腿用力想要固定住我的屁股, 而我仿佛要挣脱开她的禁锢,拼命的一前一后的奋力猛插。在她浑身一阵抽搐的 同时,我的鸡巴感觉一阵酥麻。啊!要射了。
 
  我用尽最后的气力插了十来下之后,再也支持不住,一泻千里。
 
  摊开紧紧裹住我阴茎的“黄阿姨”,一大滩粘稠的精液留在上面………… 
               【全文完】

上一篇:【对岸】 下一篇:【黑道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