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唐剑侠录?神龙卷】(01)

【大唐剑侠录?神龙卷】(01)

       卷一?神龙 第一回
 
  孟夏草木长,遶屋树扶疏。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
 
  既耕亦已种,时还读我书。穷巷隔深辙,颇回故人车。
 
  欢言酌春酒,摘我园中蔬。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
 
  汎览周王传,流观山海图。俯仰终宇宙,不乐复何如。
 
  话说大唐中宗神龙年间,时值盛夏。
 
  某处山间郁郁蓊蓊,看那碧草如茵、清流激湍,若画圣在此、必定又是一幅 绝妙山水,洒脱之中蕴有无限生机,当真是「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 
  然而谷中那低沈肃杀之气,别说是画圣,哪怕是武圣再世也得皱眉远避。 
  「铮!铮!」几下金铁敲击声盘旋於林壑间,久久不散。
 
  杀气最浓处是座破落庄院,里头簇着两群人相对而立:右边那头是数名凶神 恶煞,左半边却净是些老弱残孺。
 
  「大寨主!大寨主!」
 
  「宰了那婊妓,替三寨主报仇!」
 
 恶徒们向着领头男子鼓譟着;而那群村民倒是躲在老远的院门外、遥遥望着 
  「女侠」一人面对恶匪、大气都不敢吭,只能於心中巴望着她能以一挡百。 
  岳映水倒在一旁,腿上伤口已无鲜血流出,然而浑身却渐感无力。
 
  『……莫非是方才那贼子斧上有毒?』神识渐趋混乱,然而这却也不全怪得 她。
 
  只因情势变化之快,已超乎寻常。
 
  且说一刻钟前,离家历练的岳映水途经此村,正巧碰上山贼打家劫舍。 
  秉着侠义之心与家传掌法,岳映水接连放倒山贼。
 
  孰料正当愈打愈顺之际,忽地拦路跳出一个「三寨主」,那身形是魁伟异常、 鬚发赤红如焰,浑然不似中土人士,左手轮着一柄开山巨斧、右手却是似爪似掌, 刁钻多变,竟逼的岳映水渐趋下风。
 
  就这么你来我往数十回合,贼子与村民受到吸引,纷纷放下武器、各踞一方 围观。岳映水眼看形式危急,不得已之下,运起「临涛十六手」迎之。
 
  且说岳家「临涛十六手」每式各三种变化,若由岳家现任当家使出,真可谓 狂涛巨浪、无人能挡。
 
  然而岳映水尚未学全,仅凭「击楫中流」、「铁锁沉江」、「怒涛排壑」三 式十二变,虽堪抵住三寨主的攻势,仍难居上风。焦虑难耐之下,岳映水凭着印 象、使出第四式「浪吼风号」。
 
  一旁众人眼见她左掌如重浪层层、右掌如狂岚骤起,端的是声势浩大。 
  不过这招终究是失之毫釐、谬以千里,在行家看来破绽百出。
 
  三寨主眼见有可趁之机,忽地舍下巨斧、双手如熊臂大开,朝岳映水扑了上 来!如此门户不防、超乎套路的行径,令岳映水楞了一瞬。
 
  就是这一瞬,三寨主坚硬如铁的身躯离自己已不满丈许。
 
  少女这才惊觉不妙,使「怒涛排壑」第二变、双拳连消带打,接着一个旋身、 肌肤感觉一股凌厉爪风扫过。正当以为堪堪避过时……「嗤啦!」一声,岳映水 肩头一凉,身体以毫发之差得以无伤,半边直裾连同心衣却没如此幸运、一齐被 爪风扯成碎屑纷飞。
 
  岳映水虽然是豆蔻少女,体态仍未成熟,却已颇具雏形,裸露的肌肤引得一 帮山贼指点淫笑。惊觉春光毕现,岳映水终究经历不丰,竟犯武忌、舍弃防卫, 娇呼一声、缩手欲遮。
 
  三寨主趁势一个弯身、拾起巨斧劈向少女!说时迟那时快,岳映水眼见将被 截为两段、香消玉殒时,蓦地受到一阵牵引、身躯不由自主腾空而起,原应致命 的斧刃仅在她腿上割出浅浅的口子。
 
  正当众人摸不清头绪时,换成三寨主两手一凉,却是斧柄连着手腕落在地上, 断面光滑齐平。喊叫还不及发出,巨汉又觉胸口一窒、庞大的身躯山崩般塌落地 面!
 
  三寨主倒下时,众人方见场上有另一少女倏然而现,身着素色对襟襦,内搭 浅红梅纹诃子,露出大半浑圆雪白的乳肉;下身着一百鸟裙、内里衬着贴身软褶 裤,现出紧绷的双股线条。
 
  且说这百鸟裙,相传为当朝安乐郡主所制。合百鸟之羽织裙,正视旁视、日 中影中,各为一色,百鸟之状,并见裙中。百姓争相仿效,然寻常之地何来百鸟? 
  纵有百鸟,其羽亦多斑杂不齐,又如何合而织之?故有以色染绢帛丝麻而仿 者,此仙子所着,即是仿品之中佳作。
 
  众人见那女子衣着浑不似凡人,右手又持一与身等长细剑、凛然而立,衣摆 随南风摆荡,身姿彷彿出尘仙子。
 
  怪的是全场数十对眼睛,竟无一看出她是何时现身、从何而来。
 
  岳映水被抛落一旁,目睹仙女斩三寨主,庞大的屍首横陈在自己身前、死不 瞑目,不禁瞠目结舌。而山贼们看着号称「姜尤转世」的三哥,竟两招就被毙於 剑下,胸中惊惧不亚於岳映水。有的要冲上前拼命、有的转身想逃,登时骚乱不 止。
 
  仙子似信步而行,随手又砍倒数名莽盗后,忽听乱贼中一声「莫慌」,徐徐 走出个儒生扮相、幞头袍衫、配兽型玉饰的男子。
 
  虽外貌平凡、过目即忘,然诡奇的是,随着他方履每次踏下,人们胸臆间彷 彿响起跫音,周遭却渐趋静默;直至停在与仙子相隔三尺处,群峰黯淡、万籁俱 寂,尘世好似随那书生的跫音戛然而止。
 
  仙子见书生死寂之劲袭来,也不慌张,举剑以指弹之。
 
  「铮!」地荡开一声清响,彷彿将众人魂魄自冥府唤回。
 
  「铮!」第二声,书生铺天盖地之气被震散,化作瀰漫谿间之肃杀之意、渐 渐淡去。
 
  一旁围观的黎民与残存盗贼死里逃生,连忙退开数丈,浑身衣衫已被冷汗浸 透,心智稍弱者更是晕眩作呕。
 
  书生见自己为试探而使的「罗刹跫印」轻易被化解,神色稍凝。朝女子抱拳 一揖,云:「在下华坤火,人称『承平秀才』。敢问侠女高名?」
 
  那女子为某剑派宗师亲传三弟子。此派与当朝关系甚好,可说是无人不知, 无人不晓。女子此次便是受师之命,远赴洪州斩除奸商窝藏之恶首,归程途中碰 上此事。
 
  少女虽武艺高超,却如岳映水年岁相仿、心性未定,亦同为初次历练。 
  眼见首战告捷,又路见不平、翦除数盗,无论黎民或贼汉均视己为仙、惧己 三分。少女心性使然,不由得高傲起来。
 
  听得书生一番话,亦不回礼,长剑遥指,云:「见义勇为,拔剑相助,乃侠 士当为。尔曹贼獠不配知晓本仙子名姓。识相的还不快束手就擒!?」
 
  话说那承平秀才平时鲜少出手,唯有贼子贼孙遭遇强敌时,才佯装儒生设计 近敌、趁其不备而除之。
 
  今日迫於无奈,直接以贼首身份出现,加上拜把的三弟丧生,除掉三弟的竟 是名幼穉的姑娘,不由得胸中怒极,脸上却泛起笑意,说道:「束手就擒是不可 能,看来只能手底下见真章……」
 
  语未毕,只见群贼远远地朝书生抛出一把环首大刀。那承平秀才也不回身, 似后背长眼、反手抽刀,顺势一跨就到了少女面前,甫出手就是「十恶刀」中杀 着「邪见式」,刃光直逼少女咽喉!经方才对气试探,女子知晓眼前恶徒实力与 己只在伯仲间,不敢大意,扬剑运气,格开刀刃、反手削向书生胸腹、迫他回守, 两人你来我往,瞬息间斗了十来回合。
 
  众人清楚此局攸关他们的下场,因此虽离的远、看不甚明白,仍紧盯不放; 
  岳映水离的较近,看得是心惊肉跳,这才知先前少女击毙巨汉时,根本未使 全力。
 
  若自己对上眼前两人中任一方,若不逃跑、两招之内必死无疑!
 
  那承平秀才之所以不敢轻慢,其一固然是两人实力相当。另一方面,当朝之 人,无论是上阵杀敌、抑或民间私斗,多以「刀」为首选。使「剑」者唯有三: 一为「舞剑器」之伶人,今上讚誉有嘉的「公孙姑娘」即是;二是以剑为饰的文 人雅士;其三就是以「二大剑门」为首的剑侠。
 
  即便如岳映水之大伯,虽号称「精通兵器数十」,谈及「剑术」,亦不敢与 二大剑门中人相比。
 
  武林中传着两句话:「宁见阎王,莫遇剑侠。」
 
  正是因二大剑门,组织庞大,多武艺高超之辈,又与当朝关系紧密,真惹上 了可是钻天入地都躲不过。
 
  华坤火担心眼前少女为「两大剑门」弟子,一会儿呼来援手,便是兄弟恶贯 满盈之日。故招招杀着、刀刀索命,亟欲速速除之,「嫉恚式」刃影挥舞间,左 右彷彿出现无数鬼魂妖兽、厉吼阵阵。
 
  殊不知书生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没看出女子不报名姓,并非全为高傲所 致,亦有不欲被认出之意图。
 
  此女虽确是二大剑门中人,在这意图下怎会呼援?连此时迎敌,使得都是师 尊单传的「凭化迁剑」,不愿用门中皆习的「众星列式」,生怕被认出。 
  无巧不巧,岳映水之「临涛十六手」仅会三手,此女之「凭化迁剑」同样未 学全。
 
  然而后者剑招乃仙子师尊集毕生武学、心识於大成,威势自不是前者能比。 
  华坤火越打是越惧:眼前少女看似不避刀芒,然他的招式挥到极处,却依旧 碰不着少女,宛若那少女与剑尽化成自己环手刀的一部份,「十恶刀」彷彿对空 挥击一般无从着力。
 
  然稍有松懈;剑锋又悄然逼近,不知何时而至,端的是飘忽难测,以书生阅 历之丰,依旧瞧不出是何门何路。
 
  『武林中何时出现如此派别!?』华坤火心想再打下去只怕要败,招式一转, 整个人宛如陷入泥淖之中,刀式顿时由极至极缓、极繁至极简。
 
  少女一愣,剑式依旧迅疾劈出,然至他身前半寸时,心头骤然一惊、急退数 尺。
 
  旁观者仅见剑锋逼近书生,其刀依旧缓如老骥,然不知为何即将得胜的仙子 猛然后跃、似遇蛇蠍,只觉奇怪。
 
  不料下一瞬间,远处庄院的矮墙轰然崩裂!庭石化为齎粉,枯松连腰折断, 仙子的衣裾被削下一片。
 
  这才惊觉书生所使,竟是传说中无声无相、毙人於千里之外之刀气!
 
               【待续】